中美贸易战未能提振美国制造业实力
作者: Josh Zumbrun / Bob Davis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10/26/2020 13:46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通过与中国的贸易战,对价值数千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以抑制进口,但经济数据显示,这未能实现扭转美国制造业下滑势头这一核心目标。

上述关税措施确实令2019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收窄,但那一年美国的整体贸易失衡情况要比以往年份更加严重,而且还在继续恶化,8月贸易逆差达到创纪录的840亿美元,因为美国进口商转向从越南、墨西哥等其他国家进口价格更低的商品。新冠疫情期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也有所上升,目前已回到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初的水平。

另一个目标,即美国制造业岗位的回流也没有实现。制造业就业增长在2018年7月开始放缓,制造业产量在2018年12月见顶。

不过,特朗普的贸易顾问表示,这些关税措施成功地迫使中国在今年1月份同意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根据该协议,中国政府同意采购更多美国商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消除农业贸易和金融服务的监管壁垒,以及不操纵人民币汇率。

他们还表示,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措施将逐步迫使中国停止不公平的做法,有助于重建美国的制造业基础。美国每年针对价值约3,7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政策依然在执行。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关税“正在产生将制造业工作岗位带回美国的效果”。他援引统计数据显示,从2016年11月到2020年3月,美国制造业工作岗位净增加40万个。2020年3月时新冠疫情迫使美国工厂大范围关闭。

不过,这些新增制造业就业岗位中的75%左右发生在2018年7月美国针对中国的第一批关税生效之前。当时美国制造业就业岗位的年度增幅达到峰值,之后开始出现下降。到2020年初,即便是在美国暴发疫情之前,制造业的就业增长就已停滞不前,截至今年3月份的六个月中,美国制造业有四个月裁减了员工。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美联储)对各个行业进行的一项分析显示,在与中国有贸易关系的行业中,通过保护国内产业免受中国价格更低的进口商品影响,关税确实帮助就业增长了0.3%。

但这些提振不足以抵消中国进口零部件成本上升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些成本的上升将制造业就业拉低了1.1%。另外,上述分析发现,中国针对美国出口的反制性关税拖累美国制造业岗位减少0.7%。

在特朗普之前也曾有多位美国总统使用关税来保护其看重的产业。例如奥巴马(Barack Obama)曾对中国产轮胎征收高额关税,小布什(George W. Bush)曾加征进口钢铁关税,里根(Reagan)也曾对日本产的电视机和电脑挥出关税大棒。

但特朗普对中国进口商品大举加征关税标志着美国大幅偏离了二战后的经济方针。自二战结束以来,美国领导了一轮又一轮的全球贸易谈判以降低关税。这一切已不复存在。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贸易专家鲍恩(Chad Bown)称:“这是大萧条时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Smoot-Hawley)以来对关税工具的最大力度的使用。”他表示:“其经济影响将需要数年时间逐步显现。”

特朗普自称为“关税人”,并表示抱怨关税影响的企业应该直接在美国建厂。

特朗普2018年11月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时曾表示,他喜欢使用关税策略是因为自己是个聪明人。他称:“我们被那些来偷取我们财富的人骗得太惨了。” 当时正值贸易战愈演愈烈之际。

不过,美国制造商因关税战略受到的影响各不相同,取决于他们各自的具体情况。这一点从两家中西部制造商Atlas Tool Works Inc.和Hemlock Semiconductor Operations的经历中可见一斑。

总部位于伊利诺伊州的Atlas表示,特朗普对来自中国的类似零部件征收关税后,该公司用于制造业的支架、齿轮和传送带销售在一年内增长了18%。但总部位于密歇根的Hemlock仍在苦苦挣扎,该公司的主营业务是生产用于电脑芯片和太阳能电池的多晶硅。

华盛顿和北京在今年1月份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规定,中国将购买更多美国太阳能级多晶硅,这是Hemlock的主要产品。但是,就像美国保留了对大多数中国进口产品的关税一样,中国也从未取消多晶硅的关税,因此,Hemlock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我们联系过中国公司了,‘你们有兴趣购买多晶硅吗?’”Hemlock首席商务官登博夫斯基(Phil Dembowski)说,“但他们的回答都一样——没办法在绕开关税的情况下进口多晶硅。他们想买,但是负担不起关税。 ”

相比之下,Atlas之所以能从关税中获益,是因为避开了中国供应商——这是这家成立于1918年的家族企业引以为傲的一点。

Atlas表示,2000年代初,由于面临来自中国的竞争,Atlas不得不关闭了一块利润丰厚的向电信设备生产商供货的业务。该公司的所有者莫特尔(Zach Mottl)说,此后Atlas重新专注于国防和医疗行业的制造设备,但最终也受到了来自中国低价竞争的冲击。

特朗普2018年批准加征关税后,Atlas的产品销售变得很红火。Atlas没有中国供应商,因此其成本得以维持稳定。该公司新增了大约20个工作岗位;相关关税举措出炉前,其拥有大约100名雇员。

莫特尔说:“上述关税举措一推出,我们的情况立马向好。”

但对Hemlock等公司而言,这些关税带来了事与愿违的结果。北京方面未在压力下开放市场,而是回应以对等的关税举措,这使得Hemlock的产品在中国市场上变得更加昂贵。此外,从中国购买零部件的美国公司突然面临更高的成本。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意识到Hemlock等很多美国公司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寻求让中国削减行业补贴。但1月15日签署的美中贸易协议未能实现这个目标,该问题留待未来的谈判解决;后续谈判尚未举行。

特朗普与他的竞选对手、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已就特朗普的贸易和关税政策是否已把制造业工作岗位带回美国争执不下。特朗普在第一场总统候选人辩论中谈及拜登和奥巴马时称:“他们放弃了对美国制造业的信心。”

拜登在当时的辩论会上同样对特朗普的成绩不屑一顾,称美国制造业在疫情之前就已经陷入困境。

尽管如此,拜登的高级顾问们并没有承诺会撤销特朗普针对中国的关税。他们表示,拜登会与盟友协商如何处理该关税问题。拜登的高级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称:“关税将是我们与盟友共同应对时考虑的工具之一。”

保守派机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起初支持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方针,但现在表示这方面的努力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实现目标。

史剑道称:“实施关税是有原因的,双边逆差关系重大也是有理由的,但这在制造业就业方面并没有产生很大的回报。"

Hemlock首席执行官巴西特(Mark Bassett)曾对特朗普政府采取措施为太阳能行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感到高兴。但之后他开始认识到,对于他的公司以及其他与享受北京方面补贴的中国竞争对手竞争的企业而言,需要更多根本性变化。

“你需要稍微更全面地看待事物,而不是采用类似打地鼠游戏的方法,”巴西特说。他将关税比作这种目标不断出现的街机游戏。

生产太阳能电池板的中国公司在2010年购买了价值10亿美元的美国聚硅氧烷,如美国公司Hemlock生产的聚硅氧烷。由于预计对华销售将保持强劲,Hemlock斥资逾10亿美元在田纳西州克拉克斯维尔建造了一座新工厂,该工厂于2012年完工。

但中国也有自己的计划。在中国希望主导高科技制造业的全国性计划“中国制造2025”中,太阳能被明确列为中国占主导地位的战略性产业。“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包括自主生产太阳能级多晶硅,从而将中国从Hemlock的客户变成竞争对手。

到2018年时,对中国的太阳能级多晶硅出口已萎缩至1.07亿美元。上述克拉克斯维尔的工厂从未运营过,已于2014年关闭。

“这是典型的中国产业做法,”巴西特说。“持续的补贴,不要求提供投资回报,不强制执行环境或安全标准。人为压低价格。”

海外基金理财可自选固定收益8~9%和各种不同类型投资,有需求的请看对冲基金理财产品

[华尔街文摘研报专题]

[华尔街文摘首页:wsdigest.com 每日精选24篇,覆盖全球顶级财经媒体, 顶级机构, 一流投资理财必读]

[ APP 下载]

来源: WSJ
来源网址: https://cn.wsj.com/articles/中美......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