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集团首爆债券违约 盼地方政府出手但难度仍大
作者: Reuters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10/26/2020 12:03

--自主业务乏力

实际上,眼下身陷困境的华晨集团,也曾光环围绕,更是东北汽车工业代表企业之一。

据官网信息显示,华晨集团是隶属于辽宁省国资委的重点国有企业,历史可追溯到1949年成立的国营东北公路总局汽车修造厂。

目前,华晨集团由辽宁省国资委和辽宁省社保基金理事会分别持股80%和20%,现有员工4.7万人,资产总额超过1900亿元;旗下有中华、金杯、华颂三个自主品牌以及华晨宝马、华晨雷诺两个合资品牌,产品覆盖乘用车、商用车全领域。在辽宁、四川和重庆建有6家整车生产企业,2家发动机生产企业和多家零部件生产企业;拥有4家上市公司(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上海申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新晨中国动力控股有限公司),160余家全资、控股和参股公司。

如此“高光”的开头,现在却是举债难还,华晨集团的故事不免令人唏嘘。东方金诚在此前的评级报告中指出,华晨汽车的利润主要来源于华晨宝马,疫情下自主品牌乘用车产销量、业务收入继续下降,获利能力仍较弱。

在曹鹤看来,过度依赖华晨宝马的利润,加之自主品牌的乏力是华晨集团走向亏损和负债的主要原因之一。

据华晨中国财报披露,2019年,华晨集团乘用车销量约为72.18万辆,商用车销量约为7.86万辆。其中,华晨宝马销量约为54.55万辆,占比高达75%;2019年,华晨宝马的净利润为76.26亿元,同比增长22.1%,如果除去从华晨宝马得到的利润分成,华晨中国在2019年的税前利润亏损为13.34亿元。

而在自主品牌销量方面,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7月,华晨中华销量为零,金杯系产品销量为1600辆,华颂品牌更是在市场中逐渐“失去姓名”。

在今年的北京车展中,华晨集团也因华晨中华新品节奏延后而缺席。彼时,齐凯曾透露,华晨集团对管理架构和战略规划进行了调整,从此前的多元化战略转向“聚焦主业,收缩战线”。在新的规划之下,到2025年,华晨中华的销售体量欲达到30万辆。

--或启动混改程序?

曹鹤认为,华晨集团面临的问题由来已久,无论从市场、监管或是政府角度来看,华晨集团的问题当前都到了不得不解决的紧要关口。“但是华晨集团应该不至于走到破产清算的境地,毕竟是老牌国企,并且还有华晨宝马的优质资源在支撑。不过,不排除辽宁政府方面对其进行混改的可能,反正情况已经很糟,索性趁这个当口把问题‘一盘子’解决掉。”曹鹤说。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9月,据路透社报道,辽宁省交通建设投资集团将牵头对华晨中国的私有化计划,该计划最早可能在今年第四季度启动。

针对上述消息,华晨集团相关负责人曾告诉记者:“有关‘辽宁交投在考虑牵头私有化华晨中国’的问题,我司没有得到任何方面的相关信息。”

而在今年7月14日,华晨中国发布公告称,今年7月9日,控股股东华晨集团与辽宁省交通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辽宁交投集团)及其附属公司辽宁交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辽宁交投)签订战略投资协议,向辽宁交投出售4亿股该公司每股面值0.01美元的普通股,相当于公司已发行股本总数约7.93%。今年5月27日,华晨中国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华晨集团向辽宁交投出售2亿股该公司每股面值0.01美元的普通股,相当于该公司已发行股本总数约3.96%。

华晨集团方面表示,之所以向辽宁交投出售股份,是为了进一步拓展业务发展空间,打通上下游产业链和供应链,增进战略投资合作关系,为集团战略转型奠定基础。

德国豪华汽车制造商宝马集团BMWG.DE的中国合资伙伴--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首爆债券违约。两位消息人士透露,华晨集团未能如期兑付上周五到期的10亿元人民币私募公司债17华汽05,而其在交易所发行的存续公司债均已于周五起停牌。

市场人士表示,由于华晨集团是辽宁省重要国企,市场仍期盼地方政府能出手救助,但此前公司已有非标融资出现逾期,整体债务压力已压顶,后续偿债难度仍大。

“大家还是希望(辽宁)省里管吧,但省里的资源和意愿都未见得支持,窟窿也多,财政没钱,”一位市场人士称。

路透暂未联络到华晨集团对上述消息予以置评。

华晨集团2017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二期)--17华汽05期限为三年,票面利率5.3%。

华晨集团9月先后完成了2018年第一期公司债券18华汽01和18华汽02以及2019年第一期公司债券19华集01的付息。而此前有媒体报导称,江苏信托向华晨集团发出提前还款的通知书,后者应于10月12日兑付约10亿元的贷款本息,但华晨集团并未按约定兑付贷款本息。

评级机构此前相继下调了华晨集团的信用评级,其中大公国际上周将其主体信用等级从AA调整为A+,评级展望维持负面;东方金诚随后将华晨集团主体评级自AA-大幅下调至BBB。

华晨集团公布的半年报显示,2020年6月末公司的货币资金还有513.76亿元,负债总额1,328.44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72%,还较上年末的74.11%有所下降。

华晨集团周六公告称,根据受托管理协议等要求,公司应于10月21日16:00前将17华汽05兑付本息转至中证登账户,但截至10月22日17:00,公司尚未向中证登上海分公司转款。公司仍然在努力筹集资金,但是目前流动性紧张,资金面临较大困难,能否及时筹集到足额资金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公告并指出,目前所有存续的公司债券将自10月23日开市停牌,如果公司在10月23日全额支付17华汽05的债券本金及利息,公司债券将在10月26日开市起复牌,如果公司不能全额支付17华汽05的债券本金及利息,公司债券将继续停牌,待相关情形消除后复牌。

华晨集团是辽宁省国资委下属重点国企,辽宁省国资委和辽宁省社保基金理事会分别持股80%和20%,华晨集团旗下有多家上市公司,包括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1114.HK、申华控股600653.SS、金杯汽车600609.SS、新晨中国动力控股有限公司1148.HK。

五位知情消息人士9月对路透表示,有政府背景的投资者正在考虑将宝马的中国合资伙伴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私有化。华晨中国私有化将由国企辽宁省交通建设投资集团牵头,辽宁省交投集团已持有华晨汽车12%的股权。

2018年10月,宝马和华晨签署协议,宝马将支付36亿欧元,将其对华晨宝马汽车的持股比例由50%增加至75%。这项交易将于2022年完成,届时中国将解除外企的所有权上限规定。这将是首家突破合资汽车公司外资股比上限的海外车企。

来源: Reuters
来源网址: https://cn.reuters.com/article......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