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方击退新冠疫情的同时也付出代价——贫富差距加剧
作者: Stella Yifan Xie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10/26/2020 08:40

中国正在尽力加快复苏,相信这一差距将在之后缩小。

新冠疫情的影响正在拉大中国的贫富差距,这一趋势可能引发社会紧张局势并破坏中国强于预期的经济复苏。

与美国一样,中国的中高收入人群今年大多保住了自己的工作,同时他们的股票和房产也持续升值。

然而,中国数亿低收入者中的许多人仍在遭受失业或工资减少的痛苦,而且往往缺乏资产来依靠。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资深经济学家胡东安(Tommy Wu)表示:“和美国一样,中国的经济复苏遵循一种K型轨迹。” 胡东安说:“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新冠疫情加剧了中国的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状况。”

2月份新冠疫情在中国迅速蔓延之时,53岁的Liu Ruguo离开了他工作的东莞鞋厂,之后一直没有回去。他有两个儿子,一个29岁,一个23岁。作为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Liu以前在工厂做鞋底,算上加班费,一个月最多能挣590美元。尽管他工作的鞋厂已于上个月恢复生产,但公司老板仍没能支付欠他的几个月工资。

现在,Liu在老家湖南省干砍树的活,每月最多能挣295美元左右。没有失业保险的他表示,家人现在减少吃猪肉,以节省开支。猪肉在中国的价格已经飙升。

他说,因为疫情影响,今年在其他地方很难找到工作,但又能怎么办呢?

在贫富差距的另一端,32岁的专职投资者Wu Weijue几乎没有受到新冠疫情的冲击,他和妻子及三个孩子住在深圳。他说,今年年初以来,对比特币和股票的投资让他取得了约10%的收益率。6月份他交了28.3万美元的定金,用于购买一套200平方米的住宅。

Wu表示,房地产泡沫的确很大,但他还是买了这套住宅。

收入差距的扩大之所以至关重要,原因有以下一些。虽然中国没有出现严重动荡的迹象,但中共领导人早就担心,一部分人收入高、但另一部分人收入低的现象可能会威胁社会稳定。

此外,尽管贫困居民的收入较低,但他们在中国6万亿美元消费市场中占据了很大比重。中国国内消费最近虽然有所增强,但自疫情暴发以来的表现仍落后于其他经济领域,而且如果更多家庭的收入没有回升,国内消费可能会拖累经济增长。

中国政府数据显示,最近为期八天的国庆黄金周假期期间,旅游收入较2019年下降了30%,与预期相反,此前的预期认为,考虑到被压抑的需求以及假期比去年多一天,旅游收入的下降幅度会较小。尽管最近几个月高端汽车等奢侈商品的销售表现良好,但家具或餐饮服务等其他类别并非如此。

总体而言,普遍的预期是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收缩,虽然9月较去年同期增长了3.3%。

美国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经济系教授甘犁表示,贫困家庭支出疲软可能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这种循环中,低迷的需求会损害雇佣了许多低收入者的小企业。

甘犁表示:“如果更多的小企业由于需求疲软而继续关闭,可能对中国经济造成前所未见的永久性损害。”

中国的共产主义革命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提升穷人生活水平和消除不平等的理念上的。虽然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头10年的市场改革促进了经济增长,使数亿人摆脱了贫困,但也导致财富分配更加不平等,加剧了北京方面对可能出现社会问题的担忧。

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到2013年,中国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根据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2015年的一项研究,最富有的1%的家庭拥有中国约三分之一的财富,而最底层的25%的家庭只拥有1%的财富。

自2012年开始打击腐败以来,衡量收入不平等情况的中国官方基尼系数略有改善。中国政府还花费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以在年底前实现消除贫困的标志性目标,并在农村医疗健康、基础设施和其他基本服务方面进行了巨额投资。

但分析师长期以来一直质疑上述数据的准确性,部分原因是中国最富有的人群往往会少报实际收入,这些数据仅持续至2019年。中国总理李克强5月份时表示,中国大约6亿人口的每月收入仅为140美元左右。

更近的数据显示今年的贫富差距拉大,原因是越来越多的低收入家庭难以应对疫情造成的连锁反应。

据野村证券,中国2.9亿外来务工人员第二季度的平均收入增幅较上年同期下降6.7%,显示出一种“严重且持久的影响”。外来务工人员的收入在第三季度略有回升。Gavekal Research分析师Wei He估计,占60%的中国底层家庭在2020年上半年损失了约2,000亿美元的收入。

蚂蚁集团(Ant Group Co.)的调查和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ina Household Finance Survey)同样发现,今年上半年贫困家庭的财富有所下降,而高收入家庭的财富实现增长。

根据瑞银集团(UBS Group)和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的一份报告,从2019年初到2020年7月,中国新增了145名亿万富翁。胡润研究院(Hurun Research Institute)本周发布的中国富豪排行榜显示,今年有2,398人财富超过人民币20亿元(相当于3亿美元左右),人数较上年增长32%。得益于中国股市表现较好和IPO数量增加,2020年胡润百富榜上榜企业家总财富增量创下该榜单问世22年以来最大年度增量。

中国存在的一个问题是,从未建立起像美国和欧洲那样全面的失业保险计划。这促使许多家庭倾向于存更多的钱,以便在经济不景气时度过难关。

其他一些家庭正求助于举债。据来自万得(Wind Info)的数据,中国家庭当前的负债水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家庭杠杆率(家庭债务与GDP之比)今年6月攀升至创纪录的59.7%。这一数字低于美国,但该指标近年来的上升速度让一些经济学家感到不安。

为了帮助抵消新冠疫情带来的痛苦并刺激支出,政府向消费者发放了消费券,用于在餐馆和其他商业场所的消费,并向雇主提供补贴和税收减免以避免裁员。

但一位知情人士称,中国在将财富直接分配给家庭方面一直拒绝走得太远,部分原因在于,与地方主导的投资相比,这是一种效果不大的促增长方式。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金融学教授佩蒂斯(Michael Pettis)对这一策略提出了质疑,他表示,该策略可能会让中国更加依赖公共投资和房地产开发来实现增长。这可能会推高中国的整体债务水平,中国的债务与GDP之比已经超过300%。

他说:“政府真正应该关注的是增加普通人的收入。”

其中包括像Li Jintao这样的人,他是一名30岁的内陆建筑工人,来自湖北省,湖北是新冠病毒最早出现的地方。他表示,他的月收入下降了大约三分之一,尽管自5月份以来一直在做同样类型的工作。

他说,他不再在餐馆吃饭,去其他城市工作时乘坐慢车——有时车程需要12个小时,而不是坐速度更快的高铁,后者的票价往往要高出三倍。

Li称,中国经济可能正在稳步复苏,但他认为他今年存不下钱。

海外基金理财可自选固定收益8~9%和各种不同类型投资,有需求的请看对冲基金理财产品

[华尔街文摘研报专题]

[华尔街文摘首页:wsdigest.com 每日精选24篇,覆盖全球顶级财经媒体, 顶级机构, 一流投资理财必读]

[ APP 下载]

来源: WSJ
来源网址: https://cn.wsj.com/articles/中国......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