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数字人民币发行流通需全社会共建生态
作者: 穆长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   编辑: 罗辑   发布: 10/25/2020 21:14

  自深圳数字人民币消费券试点以来,进入公众视野的数字人民币激发了人们的好奇心。在10月25日的外滩金融峰会上,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从数字人民币的M0定位出发,对数字人民币的中心化管理、兑换流通、生态建设再做阐述。

  数字人民币是由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由指定运营机构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以广义账户体系为基础,支持银行账户松耦合功能,与纸钞和硬币等价,具有价值特征和法偿性,支持可控匿名。

  “最近人们听说一个谣言,说深圳二手房的交易被迫接受数字人民币,还不让兑换黄金和外汇。”开场不久,穆长春就先辟谣,他表示,其一数字人民币并没有在深圳试点二手房交易场景,其二数字人民币和纸钞、硬币等价,纸钞和硬币能买的东西,数字人民币都能买;纸钞和硬币能兑换的外币,数字人民币当然也能够兑换。

  对于数字人民币的定位,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日前在《中国金融》发表《数字人民币M0定位的政策含义》,从M0的管理模式、管理规则、费用体系和发行模式,再次总结强调了数字人民币应当坚持央行中心化管理、按照现金进行规范管理、不计付利息、央行也不对兑换流通等服务收费、由商业银行承担向公众兑换数字人民币的职能等。

  穆长春对此做出进一步阐释。谈及数字人民币发展的动因,他表示,近几年比特币以及libra等全球性稳定币在试图发挥货币的职能,但它们能否发挥货币职能仍有争议。移动支付也已经成为系统重要性的金融基础设施,一旦出现任何财务、技术或操作风险,会影响老百姓生活和金融稳定。此外,现金使用率虽然下降,但绝对量仍在增长,特别是在边远山区和贫困地区,公众对现金的依赖度仍然比较高。

  这些都要求央行在供给侧进行改革,利用新技术对M0进行数字化,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通用型的基础货币。

  在这个过程中,必须坚持央行的中心化管理。穆长春指出,央行是“银行的银行”,从这个定义来说,中央银行的出现不是政府强加给市场的,而是由市场驱动的;只有集中化管理商业银行体系的铸币储备,实现集中的清结算安排,才能降低清结算成本,避免出现周期性的金融风险。

  “同时,由央行中心化发行数字人民币,有利于抵御加密资产和全球性稳定币的侵蚀,实现支付即结算,提高商户资金的周转率,解决中小企业的流动性问题,提升货币政策的执行效率,有利于打破零售的支付壁垒和市场分割,避免市场扭曲,还可以防范和打击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违法犯罪行为,有效维护金融稳定。”穆长春指出。

  穆长春解释,数字人民币坚持央行中心化管理包含几个要点:一是要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额度,保证100%的准备金,杜绝超发。

  二是要制定统一的业务标准、技术规范、安全标准和应用标准,实现指定机构的互联互通,避免支付壁垒。

  三是要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的信息。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钱包,统一数字人民币认知体系,有效降低防伪成本,按照双层运营原则,采用共建、共享方式由央行和指定运营机构共同开发钱包生态平台,同时要实现各自的视觉识别和特色功能。穆长春特别指出,现在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假冒的数字人民币钱包,“所以和纸钞时代一样,人民银行依然面临着防伪和防假的问题”。

  四是要统筹建设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基础设施,实现跨运营机构的互联互通,保证不会出现支付壁垒。

  作为M0的替代品,数字人民币不计付利息;作为公共产品,人民银行不向发行层收取流通费用,商业银行也不向客户收取数字人民币的兑出和兑回的服务费。但是对于运营机构和服务机构与商户之间的费用,要通过市场化机制,由双方以市场化的方式来决定。

  范一飞在前述文章中还提到,必须由商业银行承担向公众兑换数字人民币的职能。对此,穆长春解释称,这一要求是依照现行法律制度而定,根据《网络支付管理办法》第9条,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经营和变相经营货币的兑换和现金存取等业务,因此不具备为M0定位的数字人民币提供兑换服务的制度基础。

  不过,这里强调的仅是“兑换”服务。如果是现金,所有的商业银行都可以面对公众提供人民币兑换的服务,但在数字人民币发行过程当中,还是选择了在资本、技术等方面实力雄厚的商业银行作为指定机构,根据客户信息的识别强度,开立不同类别的数字人民币钱包开展兑换。据财新记者了解,目前的指定机构包括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阿里、腾讯旗下的两家互联网银行。

  但是,流通服务可以由第三方支付机构和其他商业银行来承担,也包括前述指定商业银行。这些银行和商业机构一起提供数字人民币的流通服务,并负责零售环节的管理,包括支付产品的设计和创新、场景拓展、市场推广、系统开发,业务处理和运维等服务。“具体商业模式仍在和各方一起探讨,在这一过程中要保证小银行和小机构的利益不能因为这种合作而受损。”穆长春强调。

  对于贫困地区和数字弱势群体在内的所有老百姓,数字货币研究所也一直在研发适合老年人和排斥使用智能终端这部分群体使用的数字人民币产品。

  那么,数字人民币与现存的支付方式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在可预见的将来,数字人民币和纸钞将长期并存。”穆长春解释到,数字人民币的发行不是靠行政强制来实现的,而是以市场化的方式来进行,老百姓需要兑换多少,就发行多少,只要老百姓有使用纸钞的需求,人民银行就不会停止纸钞的供应。

  除了纸钞,大家更关心的是数字人民币与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区别。穆长春明确指出,支付宝、微信支付和数字人民币并不是同一个层面的概念:前两者是金融基础设施,是钱包,在数字人民币诞生以前,里面承载的是商业银行存款货币;数字人民币诞生以后,钱包里装的内容可能会增加一种,但大家仍然可以使用原有的钱包进行支付。

  “这里需要强调一点,在整个数字人民币生态建设过程中,一定要保持公平竞争,确保由市场来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充分调动市场各方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穆长春最后呼吁到,“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和流通,涉及到社会的各方各面,从来不是人民银行一家的事,也不是某一个机构能够凭一己之力能够完成的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再次欢迎社会各界共同为数字人民币的研发和试点贡献力量,一起来建设数字人民币生态。”

区块链是一种集群数据库,BPB是利用世界领先的硅谷集群数据库提高区块链的速度和安全

[华尔街文摘研报专题]

[华尔街文摘首页:wsdigest.com 每日精选24篇,覆盖全球顶级财经媒体, 顶级机构, 一流投资理财必读]

[ APP 下载]

来源: Caixin
来源网址: http://finance.caixin.com/2020......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