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着“毒丸”的贸易协议
作者: 参考消息   编辑: 罗辑   发布: 07/05/2020 00:31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当地时间7月3日表示,他还没有决定自己会不会在下个星期前往美国首都华盛顿参加庆祝《加美墨协议》(缩写CUSMA,美国称之为《美墨加协议》,缩写USMCA)的庆祝活动。作为美国的长期盟友,加拿大的政府首脑对出访美国的事如此犹豫,显然并不寻常。

为什么不愿意前往美国访问?特鲁多是这样解释的:

“我们仍在与美国人讨论下周的三方峰会是否有意义。我们显然对美方最近提出的铝钢关税问题感到担忧。”

这里有个背景,就是从当地时间7月1日开始,加拿大、美国与墨西哥三国达成的《美墨加协议》正式生效。这个协议被认为是1994年达成并已实施了26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的更新版。

三国之间的自由贸易协议不是已经生效了吗?怎么还要加征关税?

不仅是我们,即便是加拿大人也有这样的疑问。一些加拿大人甚至认为,这个协议是加拿大和墨西哥对美国让步的贸易协议,伤害了加拿大。

关税威胁阴影下的《美墨加协议》

不过,特鲁多是把《美墨加协议》和关税问题分开看的。特鲁多把这个协议的达成看作他作为总理的主要政绩之一,他在6月29日的讲话中还称赞这个总额高达1.78万亿美元的协议为北美贸易区带来公平与自由。同时,他又表示,美国生产铝材的能力不足,如果对加拿大征收此项关税,只能推高美国铝制品的价格,在伤害加拿大经济的同时,也伤害美国经济。

也就是说,特鲁多说他尚未决定是否前往华盛顿参加《美墨加协议》生效的庆祝活动,并不是真的不想出席,而是要摆出一个姿态,表示自己对美国准备加征铝钢关税不满。

据美国媒体6月下旬报道称,美国考虑对从加拿大进口的铝材加征10%的关税,钢材也考虑加征关税,以迫使加拿大降低两者的出口量。

这个消息让加拿大媒体颇为不满,于是纷纷报道《美墨加协议》给加拿大某些行业带来的损失。

加拿大铝业协会主席让·席马德表示,“美方的做法不仅毫无意义,也自相矛盾。加征关税与《美墨加协议》的精神相左。”他更是直言不讳地指出,两个美国铝材生产商通过美国原铝协会成功地游说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考虑对加拿大铝材加征关税。

《美墨加协议》被指有诸多保护主义内容

《美墨加协议》经常被称为《北美自由贸易协议》2.0版,有着自由贸易的根源,但是加拿大媒体在近日的报道中普遍认为,这个协议有着明显的保护主义内容。

有两个行业的情况可以充分说明保护主义是如何充斥这份协议的。

其一,是汽车业。

协议对汽车制造业的规定包括:要在3至5年内,将产自北美地区的汽车零部件比例,从目前的62.5%,提高到75%。到2023年,汽车价值中的40%必须产自“每小时工资不低于16美元的地区”,也就是美国和加拿大。

这样的规定就迫使一些外国品牌的汽车制造商在美国处于劣势,它们将不得不在美国或加拿大投资生产高价值组件,例如发动机和变速箱。与此同时,汽车制造商还必须考虑调整自己的供应链,在北美本地采购价格更高的零部件,这当然会造成汽车价格上升。

曾在哈珀政府担任过顾问的卡尔顿大学贸易教授梅雷迪思·莉莉(Meredith Lilly)预测,汽车业今后要做到既符合《美墨加协议》中的新规定,又要保持全球竞争力,将遇上“真正的坎儿”。

她说:“北美的零部件和劳动力将更加昂贵。从长远来看,汽车的价格最终会上涨。”

另一个例子是农副产品业。

加拿大在乳制品、家禽和鸡蛋等方面也作出了让步。根据协议,加拿大必须把本国每年178亿加元乳业市场的3.5%让给从美国进口的乳品。到协议生效后的第六年,美国还将免税向加拿大出口5.7万吨鸡肉,以及1000万打鸡蛋。

从理论上讲,来自美国的这些农副产品价格更低,应该能够带动加拿大的同类产品价格下降,但是这也不一定。

因为,持有进口美国此类产品许可证的,主要是加拿大的加工企业,而不是零售业。美国人担心加拿大的加工企业不会真的向美国出让承诺的市场份额。

加拿大的相关行业对这个条款也确实非常抵触,一直在通过各种方式宣传,呼吁加拿大人购买加拿大的农副产品。

不难看出,无论是加拿大还是美国,无论是出于进入对方市场的目的,还是处于保护本国市场的目的,都是遵循保护主义的逻辑。

口罩之争让加拿大考虑保护本国制造业

国家之间的自由贸易实际上基于一个重要前提——国际化的分工,或者叫作国际产业链。这种生产与消费在不同国家之间发生,需要一个非常牢固、值得信赖的供需关系。然而,当新冠疫情大规模暴发后,美国首先破坏了它与加拿大之间的这种关系。

今年4月份,当时新冠疫情在加拿大和美国的暴发势头正在加速扩散,两国都需要大量包括口罩在内的医护用品。加拿大按照惯例,向美国3M公司订购了一批N95医用口罩,但是没想到,白宫竟然以国家安全为由,不允许3M公司向加拿大出口这批口罩。

卡尔顿大学贸易教授梅雷迪思·莉莉说,这个事情让加拿大在愤怒之余,也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在遇到新冠疫情这样的巨大困难时,北美贸易集团的合作伙伴之间 “有爱心无忠诚”。换言之,就是美国虽然说得很漂亮,遇到困难就只顾自己了。

加拿大劳工委员会主席哈桑·优素福(Hassan Yussuff)曾担任北美自由贸易协议咨询委员会委员。他说,新冠疫情促使各国重新审视它们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并重新考虑在国内制造某些东西的想法。

事实上,加拿大在3M口罩事件之后就开始鼓励本国企业制造口罩等个人防护用品,以及呼吸机等医疗设备了。

优素福说:“我们不能成为脆弱的国家。”他补充说,“美国人总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行事。我们不应该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我们必须保持警惕,并习惯这一点。”

包着“毒丸”的《美墨加协议》

《美墨加协议》的具体内容在媒体上陆续披露后,媒体很快就注意到,协议第32条第10款有特别的规定,内容是:协议中的任何一方如果打算与非市场经济体开始自由贸易谈判,须提前三个月通知协议成员国,并允许协议成员国审查任何成员同意未来的新的自由贸易协议。西方媒体普遍认为,这一条所称的非市场经济体,主要就是中国。当时,加拿大与中国确实正在就自由贸易协议问题进行预备阶段的磋商。

保守党议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就此指出,特鲁多的自由党政府在《美墨加协议》的谈判中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主权。他说:“我们现在必须征求华盛顿的许可,与美国将指定为非市场国家的某些国家进行贸易谈判。从字面上看,这使我们成为美国人的附庸。”

虽然庄文浩此番言论存在党派之间政治攻击的因素,但是,不无道理。

如果把这份《美墨加协议》与之前施行了多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进行一番对比,就可以看出大致的脉络:

从三国之间的贸易关系上看,加拿大和墨西哥对美国作出了一些让步,部分地满足了特朗普给予美国一些传统产业更多竞争优势的要求。但是这种竞争优势只是短暂的、地域性的,长期来看,对美国相关产业的保护反而将使得它们越来越依赖于保护主义,从而逐渐丧失竞争力。美国在协议生效之际,还在威胁对加拿大加征铝钢关税,以此来保护美国的相关产业,这从一个侧面证明了这一点。

对于国际自由贸易体系而言,这个协议则包含着一个“毒丸”,通过这个被称为“毒丸条款”的规定,美国把加拿大和墨西哥牢牢地拴在自己的利益链条上,两国不得不“唯美国马首是瞻”,这两个国家也就此失去了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以及其他美国不喜欢的国家谈判自由贸易协议的自由。从这个角度上说,《美墨加协议》使得世界范围的贸易自由也受到削弱。

海外基金理财可自选固定收益8~9%和各种不同类型投资,有需求的请看对冲基金理财产品

重点关注:

[华尔街文摘研报:美联储困境,疫情第二波危险列表]

[华尔街文摘研报:图解投资者的兴奋和股市的危险]

[华尔街文摘研报:全球疫情与中国房价前景]

[华尔街文摘研报专题]

--------------------------

[华尔街文摘首页:wsdigest.com 每日精选24篇,覆盖全球顶级财经媒体, 顶级机构, 一流投资理财必读]

[ APP 下载]

来源: 参考消息
来源网址: https://mp.weixin.qq.com/s/vvg......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