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意欲打造“航母级券商” 商业银行能分得多大“蛋糕”?
作者: Reuters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06/30/2020 13:46

中国决策层意欲打造“航母级券商”,以加速构建综合金融服务体系并减负国际巨头“入场”竞争重任。有媒体报导称,中国证监会计划向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业内人士指出,这意味着银行将完成综合业务经营的闭环,是金融混业进一步推进的政策信号。

业内预计,银行未来通过券商牌照带来的利润贡献颇为有限,其意义更多体现在券商投行业务牌照给银行带来的业务协同效应。但业内人士亦提醒,虽然牌照自带价值,但并不能天然产生价值,如何打破“银行思维”的束缚,提供有竞争力的薪酬机制,才是激发牌照价值的关键。

“无论是供给侧结构改革还是‘三去一降一补’,其核心是产业的升级转型和整合,对企业而言,需要兼具债性和股性的综合金融体系支持它的发展。”一上市银行投行部总经理对路透称。

他进一步指出,过往企业对资金的需求或是基于流动资金的需求,或是基于项目的资金需求,但对于一个产业的升级、整合和培育,则需要穿越产业周期、市场周期和政策周期的资金予以支持,这就意味着企业需要服务更多元、更了解它的金融机构持续深入地进行支持。

“从我与不少企业打交道的经验来看,其实企业老板很愿意引入一些大的金融集团作为股东,”他称,当前银行解决的主要是企业的债务性的融资需求,但企业更希望股东的股权价值得到增值,这就不是债务性融资所能解决的问题,“券商牌照相当于给银行提供这类服务的一个工具,这也是国内券商无法比拟的优势。”

国泰君安金融研究团队指出,由于银行在客户资源、资产规模方面远超证券公司,银行获得券商牌照后,必将加剧市场竞争。一些传统证券公司的经纪、两融等牌照价值大幅下降,对于严重依赖牌照业务的中小证券公司冲击较大。

但该团队也指出,传统券商未来的竞争力主要在银行系券商较弱的资产端,定价能力是关键,具备产品创设能力的证券公司将会获益。背后逻辑在于,银行系证券公司做大客户后,产品需求尤其是非标准化产品需求将会大幅提升,当前具备资产端能力的券商市场空间将更大。

“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因为对于银行来讲,核心还是一个体制的问题。如果还是那种薪酬,还是那种文化,即使设立券商,我觉得也搞不好。”一位大型券商资管部人士对路透表示,比如说中国银行有中银证券,国开行有国开证券,“但是你看看,在市场上哪里有什么声音,做得很一般。”

早在2019年11月底,证监会就曾提出打造“航母级证券公司”的口号;今年4月,中信证券(600030.SS)(6030.HK)和中信建投将合并的消息不胫而走,亦引发市场对中国版“高盛”的讨论。今年4月1日起,中国证监会正式取消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的外资股比限制;今年以来,已有摩根士丹利华鑫、高盛高华和瑞信方正获批,外资将持股上限提高至51%;此前,瑞银、摩根大通等亦已获此许可。

财新最新报导称,中国证监会计划向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或将从几家商业银行中选取至少两家试点设立券商。报导并指出,工商银行(601398.SS)(1398.HK)曾在2018年底给证监会提交过方案:出资1,000亿元人民币设立全牌照券商,预计新设券商第一年末总资产约7,000亿元,净资产1,200亿元,年收入400亿元,净利润150亿元,各指标将全面超过中国最大券商——中信证券。

中国证监会周日晚间对其计划向商业银行发放券商牌照的报导做出回应。证监会表示,目前没有更多的信息需要向市场通报;而关于如何推进发展高质量投资银行,有多种路径选择,现尚在讨论中。

**投行和经纪业务将是重要业务增量**

国内券商牌照可以细分为投资银行业务、经纪业务、融资融券、资管业务、自营等五大构成主要收入来源的牌照。若拿下券商牌照,银行先期将会着重切入哪些业务?

前述银行投行部总经理对路透表示,投行业务和经纪业务将有望成为银行切入证券业务的重点。

“因为银行主要的大部分的营业收入和利润的主体实际来源于公司类客户,那么投行业务实际上也针对的是公司类客户,这块价值很容易体现。”该人士称。

他进一步解释称,经纪类业务方面,客户基础很重要,银行无论是通过线上还是线下渠道将客户导流到券商板块,其边际成本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所有的炒股的客户都是银行的客户,离不开银行的。”

一位大型券商固收部人士对路透表示,券商投资银行业务主要包括保荐上市、增发并购等财务顾问服务;商业银行的债券承销业务早已在银行间市场发展多年,银行控制券商后带来的业务增量,将主要来源于取得交易所品种的债券承销资格和股票IPO、并购等资格。

“监管部门应该不会鼓励银行控制券商后带更多散户去炒股,即便之后给了经纪业务牌照,可能也会有一些限制。更多的注意力估计会放在投行业务牌照上,即如何更好地为企业提供综合服务。”该人士说。

此外,国信证券金融研究团队还指出,2019年中国证券行业净利润为1,231亿元,仅占全部商业银行的6%;从监管部门的角度讲,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大方向下,向银行发放券商牌照,显然不是为了给银行提供一块新的利润源,而是为了打通间接融资与直接融资,提升双边的协同能力,更好地服务新兴产业。

该团队并认为,目前不少银行提出“商行+投行”的竞争策略,有了券商牌照之后,可以更加方便地服务客户;投行业务可能更多作为一种竞争的辅助手段,而其直接带来的利润是相对有限的。

**如何真正激发牌照价值?**

东吴证券非银研究团队认为,银行拿券商牌照存在两种路线图。一是直接新设,从拿牌照-团队搭建-业务推动,整个进程可能会慢一些,但明显有两个吸引力的地方:没有历史性的包袱,在团队和文化上不会存在较大的冲突。

二是兼并重组,这个业务推动可能会快一些,但是可能会存在团队、文化、风控等方面的摩擦。从这个角度出发,券商股权的并购重组又多了一个重要参与方,牌照价值的重估和兼并重组的事件驱动可能是二级投资的方向或机会。

前述股份行人士对路透表示,对于大行而言,新设券商是个更优的选择,“被收购券商标的本身肯定前面经营不善的,而且收购以后要花出巨大的心血和成本去梳理整合,包括梳理业务本身可能存在的问题或者存在的风险事件,此外还包括人员团队、企业文化等战略层面的整合。”

“新盖个房子比修补一个房子,对长远来说更重要。国有大行也有足够的时间和成本承受这个过程。 ”该人士表示。

一位银行系券商前员工对路透表示,无论是新设还是并购,银行控制券商后都逃不开一个关键问题:如何打破束缚,提供有竞争力的激励机制?

“国开证券和中银证券都面临一个同样的两难境地:一方面,很多业务,特别是债券项目,都是母行那边的人拉过来的;如果券商这边激励比较到位,母行那边的人就不同意了,‘同样一个系统,为什么你的收入比我高,而且你干的活还不见得比我多’;另一方面,如果没有母行倒资源,‘银行系’的资源优势又无法凸显。”该人士表示,此外,银行系券商往往也比较谨慎,“在创新业务上也很难有什么作为。”

“券商非常市场化,激励机制一不到位,可能关键的人马上就走了。”该人士说。

前述大型券商资管部人士对路透表示,在激励机制方面的束缚,从国有大行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现状可见一斑。

“两个细节:第一,某大行理财子的总裁年薪不到200万,副总大概是100万出头,这个薪酬基本上在券商这儿就是一个中等员工收入;第二,在资管部和理财子公司分家时,很多副总级的人主动放弃了去理财子公司,因为他们觉得理财子(公司)的路不好走,而母行空间大。”该人士说。

海外基金理财可自选固定收益8~9%和各种不同类型投资,有需求的请看对冲基金理财产品

重点关注:

[华尔街文摘研报:美联储困境,疫情第二波危险列表]

[华尔街文摘研报:图解投资者的兴奋和股市的危险]

[华尔街文摘研报:全球疫情与中国房价前景]

[华尔街文摘研报专题]

--------------------------

[华尔街文摘首页:wsdigest.com 每日精选24篇,覆盖全球顶级财经媒体, 顶级机构, 一流投资理财必读]

[ APP 下载]

来源: Reuters
来源网址: https://cn.reuters.com/article......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