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如何在短短几周内颠覆了经济学
作者: Ben Holland and Enda Curran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03/26/2020 15:55

[ 华尔街文摘译, Bloomberg -- 2020年3月26日 GMT+8 上午7:54]

当前上演的全球危机,比我们记忆中的任何东西都来得更为突然,影响也更为严重。在这最为惨烈的时刻,经济领域的正统观念正被迅速弃之如敝履。有些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举例而言,公共债务经常被视为拖累经济的因素,但现在更像是生命线。冠状病毒已经导致许多私人企业关闭。无论他们先前对预算赤字的看法如何,各国领导人都被迫通过向家庭、企业和市场输送现金来填补这一缺口。

借助政府开支来帮助引导国家度过大流行病,但是事后再关闭水龙头可能并非易事。政客们没有采取任何可能危及经济反弹的紧缩措施的动机。经济学家,尤其是新兴的现代货币理论(MMT)学派的经济学家将辩称,在低通膨的世界中,无须尝试。

即使这场卫生危机最严重的时期已经过去,在任何可能的地方部署大规模财政刺激措施的政治压力仍将是强大且开放的」 运营着对冲基金和咨询公司Eurizon SLJ Capital的任永力说。

他指出,在2008年的上一次危机过后,货币政策就是如此,十余年过去了,各国央行仍在努力消除其非常规的刺激措施。对于发达世界中像美国这样少数几个设法摆脱了紧急设置的地区,这次大流行病又把他们撞了回去。

--火力全开

在低利率时代,政府已经是最大的借款人。现在,他们将进入超速行驶状态。

美国规模2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画正在国会推进,势将碾压纪录,而议员们预计更多措施还会紧随其后。其他国家的政府,按照其经济规模来衡量,也相去不远。欧盟及其强国德国放弃了曾经神圣的支出上限。英国政府承诺,工作岗位受到病毒威胁的就业者将从政府那里获得至多80%的工资。从南韩到澳大利亚,众多国家已经撕毁了预算计画,并转向增加支出。

彭博经济学家如是说...

“一个一次性的刺激计划,即便是美国和主要欧洲国家计划的那样大规模,也不会从根本上改变负债状况。能做到这一点的,是庞大的赤字持续多年。-- Tom Orlik,首席经济学家

许多经济学家说,可能需要更多的财政火力,因为在病毒得到遏制之前,无法评估经济损失的全貌。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对于支出大潮的支持可能遭受考验--在市场上,还有在政治上。

政府债券供应的激增可能会推高殖利率,尽管央行的购买可以帮助抑制殖利率。这已经是日本央行的明确目标,其他国家也将效仿。

在美国,投资者可能会重新考虑期限最长债券潜伏的风险--但这在未来某个时候可能是一个问题,因为最初的大量借贷主要是通过短期债券。

--把它关掉?

各国政府也可能面临政治压力,来收敛其慷慨解囊,至少一些经济学家可能会加入进来。

在危机时刻, 甚至保守的经济学家也转变立场,他们团结一致支持快速而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措施,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负责人Adam Posen说。这是否是一个持续的转折点,还有待观察,他说。如果我们看到复苏,上帝保佑在几个月后,人们会希望关掉水龙头。

比如德国本周就表示,它旨在恢复惯常的节俭姿态--尽管官员们承认,如果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减轻后,经济陷入严重低迷的话,首先可能需要进一步刺激。如果通膨上升--鉴于大流行病已经关闭了如此多的生产,存在这种风险,也可能使借款人的处境更加艰​​难。

--“紧缩”

但在另一种后病毒时代的未来,政客们不愿平衡收支——一些经济学家甚至质疑尝试是否有意义。

荷兰国际集团(ING)首席国际经济学家詹姆斯•奈特利(James Knightley)以美国为例。他表示:“我真的看不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会采取紧缩措施,让财政状况有一个更稳固的基础,如果他连任的话。”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说,对进步的民主党人来说,财政辩论“应该永远改变”。在特朗普的数万亿美元赤字之后,很难证明“我们在某种程度上负担不起医疗和教育,”他说。“这种观点看起来会非常不同。”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之间一度严格的分界线可能会变得更加模糊。

奈特利说:“人们可能会面临压力,要求各国央行拿出一项计划,在全球范围内取消一定比例的政府债务。”“还会有更多的人呼吁采取这类极端措施。”

尽管赤字和债务在重大战争期间飙升至高得多的水平,但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策略师发现,“作为主要发达经济体的中位数”,公共债务与GDP之比目前处于和平时期的纪录水平。

自2008年以来,各国央行一直在购买更多此类债务,而超低利率让政府更容易继续借债。冠状病毒使它们的购买量上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驶向MMT”

这些交易通常发生在二级债券市场,这使得货币政策制定者可以宣称他们没有直接为赤字支出融资——这是政策圈的一个传统禁忌。根据MMT的说法,它没有任何有用的用途。

支持者认为对预算赤字的传统恐惧被夸大了。他们的理由是,以本币借款的政府不会破产,所以只要通胀保持在低位,它们就可以支出——而且没有理由不让央行为它们提供融资。

根据现代经济学的主流观点,这是导致过度消费的一个原因。几十年来的共识是,央行应该独立于制定预算的政府,因此能够控制它们。

任永力说,形势可能正在转变,“由中央银行完全承担的巨额财政赤字”很可能成为新的常态。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他说,“我们都在朝着MMT的方向共同前进。”

----------

海外股市大跌30%~40%,个别股已经跌到1/5到1/10(市盈率PE=2~4,中国中小板是70),十年一遇的投资机会。MacroSQL 创建了各种基于股市的对冲基金来帮助投资者海外理财。有海外基金需求的请看 对冲基金理财产品

重点关注:

[华尔街文摘研报:图解全球资本流向和股市暴跌的投资机会]

[华尔街文摘研报: 股票投资人恐慌和投降? FED购买债券利率上涨]

[华尔街文摘研报:中美股市和房价面临的危险]

[华尔街文摘研报专题]

--------------------------

[华尔街文摘首页:wsdigest.com 每日精选24篇,覆盖全球顶级财经媒体, 顶级机构, 一流投资理财必读]

[ APP 下载]

来源: Bloomberg
来源网址: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3-25/economies-already-look-totally-different-from-the-pre-virus-age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