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文摘研报:全球抗疫的优劣策略比较
作者: 华尔街文摘   编辑: Chopin   发布: 03/22/2020 12:34

[英文版:Good and Terrible Strategies to Coronavirus Globally]

华尔街文摘每天必须精确地研究所有类型的科学、医学、政治和金融信息。我们的发现特朗普的顾问给他和公众提供了错误的信息和建议; 同时拒绝了唯一有效的对抗COVID-19的方法。 美国走错了路。为了使美国和其他国家免受这种病毒的侵害,我们的研究小组总结了迄今所发现的关于病毒的真正科学,关于Covid19的好与坏的政策,美国和世界上存在的问题和可能的纠正对策。

第一部分:COVID-19与流感存在巨大区别:

COVID-19不是流感病毒。它是一种直径0.5微米的球状病毒,全身有几十个花冠突出。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篮球上突出的几十把“钥匙”。当任何一个钥匙插入在人肺壁细胞表面的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上时,这个“钥匙”将打开细胞壁,病毒的RNA将进入细胞。然后,该病毒将利用人类细胞的生产线大规模生产新的病毒。我们肺里的健康细胞会破裂死亡,导致肺里用来交换氧气的细胞减少。而由此产生的死细胞碎片会污染我们的血液和压垮我们的肾脏。由于冠状病毒有如此多的攻击“钥匙”,这些病毒可以从任何角度攻击,这种高概率的攻击能力使它们比流感更具传染性。而且一旦进入人体细胞,感染的进程比流感也更快。

生与死是病毒增殖与机体寻找抗体之间的竞赛。年轻人的肺细胞更健康,产生抗体的速度也更快,因此死亡率更低。每个人,无论老少,都没有对COVID-19有任何免疫力,因此每个人都有感染的风险。无论是谁,一旦感染,肺细胞和肾细胞均有一定程度永久性损伤。而大多数人能100%从流感中恢复;而感染COVID-19后,所有人都会遭受一定程度的肺部永久性损伤。减少氧气交换机会降低生活质量。苏州(中国)只有通过移植和替换病人的肺来拯救病人。所以永久性的肺损伤是真实存在的。

由于这种病毒的基因信使RNA突变非常快,疫苗或药物可能今天起作用,但之后几天可能就不起作用了。这正是 HIV 难以治愈的原因。此外,COVID-19的繁殖是利用人体细胞的生产线,没有多少步骤可以被打断来停止它的繁殖周期,因为我们不能改变健康的细胞的生产线。大多数抗体是通过与酶与抗体的强吸附而起作用的,抗体对凹型活性位点的吸附比Covid19 凸出钥匙更容易,因为凹型可以有更多的表面积,因此更容易有亲和力。因此,无论是人类免疫系统还是研究人员都很难制造出疫苗或抗体。冠状病毒的超级传染性,100%的人口易感,比流感高36倍的死亡率(在中国、伊朗和大多数其他地方,人们不想在已经死亡的人身上浪费测试包,所以实际的死亡率更高)。这三个特征中的任何一个都比流感病毒更有毁灭性。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关于通过感染建立免疫人群的说法,就像通过感染艾滋病毒来获得免疫接种一样。

第二部分:美国和英国的政策和消息传递失败:

特朗普受过经济学教育,但不知道病毒是如何运作的。彭斯还在几天前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特朗普和我都不懂医学,所有的建议都来自我们的医学专家”。华尔街文摘相信彭斯的话是对的,因为他当着卫生局局长亚当斯博士和白宫冠状病毒工作组的冠状病毒反应协调员比尔斯博士的面说的这番话。彭斯不会在亚当斯博士、伯克斯博士和美国人民面前撒谎。让我们来看看特朗普的反映:

a)“卫生局局长说它只是一种类似流感的病毒”,“死亡率与流感相似”。

b)“该病毒只影响老年人和有潜在疾病的人”。

c)“一旦夏天来临,病毒可能会神奇地消失”。

当把Covid19与流感相比较时,特朗普、比尔克斯博士和福奇博士都声称,只有患有潜在疾病的老年人才有危险,这一信息对遏制这种病毒的努力产生了可怕的破坏性影响。已婚人士大多待在家里,年轻人是最喜欢社交和聚会的,也是最具有感染风险的。此外,这根本不是真的——截至2月24日,中国有3387名医生和护士感染,其中33人已经死亡,其中大多数人的年龄在20岁到40岁之间,包括33岁的李文亮医生,他感染前非常健康。另一名21岁的健康护士也去世了。华尔街文摘能理解美国政府和疾控中心想要减少自己的过错,把死亡归咎于患者自身的年龄和健康问题,而不是无能的应对。但我们不应该违背事实,让无忧无虑的青年在佛罗里达的海滩上聚会。全国各地的派对青年正在毁灭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家庭。

我能理解特朗普和彭斯误解了病毒的强大。但令人震惊的是,看到比尔克斯博士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公开谈论同样的信息:“病毒只会影响有潜在健康问题的老年人”。“夏天的感染会少一些。你可以看到大多数流感在夏天被抑制住了”。她不知道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现在都是夏天,还有COVID-19的问题吗?特朗普和彭斯的信息与亚当斯博士和伯克斯博士相同,因此这些信息应该来自特朗普身边的这群医生们。

1. 卫生局局长亚当斯专攻麻醉学,领域与传播疾病无关,但他向特朗普建议说,Covid19就像流感。他还说:“(口罩)并不能有效地防止公众感染冠状病毒,医护人员没有口罩就不能让他们照顾病人。”试问:如果口罩没有效果,为什么医护人员需要戴口罩? 欧美国家的人很少戴口罩,但口罩非常有效,可减将感染的可能性减少到二十分之一! 这是亚洲人在控制 COVID-19 方面做得如此出色的主要原因之一。

2. 伯克斯博士一直表示,一旦人们恢复公众集会和工作,中国之前严厉的病例封锁和减少措施可能就不会凑效。她大错特错,误导了特朗普。在消除了Covid19之后,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同样也开始对每一个输入病例进行严格的早期检测和隔离 (中国甚至跟踪有伊朗旅行的中国人,他们试图通过从莫斯科过境来避免隔离,然而一到北京机场就被迅速隔离); 中国大多数公共场所要求佩戴口罩,工作场所要求每天测量两次体温。通过一系列措施快速清除病毒来源和阻断传播途径,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都证明了复工与遏制病毒并不矛盾。这种方法很有效,而伯克斯博士在没有仔细检查的情况下,拒绝了唯一的有效方法。令人震惊的是,她拒绝了在中国台湾、新加坡、中国香港和中国大陆这四个地方都证明了的唯一的成功之路。

CDC在检测COVID-19时开始采取太高的门槛;又延误数周尝试创建自己的测试套件。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博士和比尔克斯博士都是疾控中心的科学家和从事艾滋病疫苗研究的职业政治家。他们更多是化学家,而不是临床医生,他们也不是流行呼吸系统疾病的专家。为什么我们要让麻醉师和艾滋病毒疫苗化学家来决定如何控制高度传染性呼吸道疾病Covid19的政策?

第三部分:什么对COVID-19有效,什么对COVID-19无效

特朗普的建议来自那些错误的博士,他们更多的是化学家和职业政客,而不是诊所医生; 他们不是呼吸系统疾病的专家,一直给公众和特朗普错误的建议和信息。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史蒂夫•伯纳德(Steve Bernard)、凯尔•蒂尔福德(Cale Tilford)和约翰•伯恩-默多克(John Burn-Murdoch)的图表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这种有效的政策。在大多数西方国家,病例数量一直以每天约33%的速度增长,这一迹象表明,其它西方国家可能很快就会面临与意大利同样的挑战。在病例数量增长方面,亚洲城市国家新加坡和香港处于更低更好的轨道上。

中国台湾总共只有135例新冠确诊病例,绝大多数是境外输入的。它是最好的例子,尽管它与中国大陆有着很大的投资、商业、朋友和亲戚关系。内部传染病例也大多局限于家人或医疗室友。他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子,西方国家应该向他们学习如何防控病例输入及内部控制。

上图表明:美国的趋势与欧洲国家惊人地相似。且美国没有当前的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那么严格的控制。美国正在重蹈意大利的覆辙。特朗普的政策意味着美国人民和经济的生死存亡,因此我们不应该冒任何风险; 不该彷徨; 我们应该直接去采用已经证明有效的方法: 中国大陆及中国台湾的成功的防控。特朗普身边的卫生专家一直在说:“我们让总统来决定”。拜托!特朗普和彭斯没有接受过医学培训,他身边的博士也不是呼吸道疾病的流行专家。美国的船现在是由不懂掌舵的人来驾驶的。

亚洲已经证明,好的防控必须包含以下方面:

1. 需要具备强烈的危险意识和对COVID-19的恐惧,并在全社会动员的情况下采取强有力的措施。

2. 及早发现,及早严格隔离在控制的医院,不能呆在家里感染家人和其他人。你只需要一个特立独行的病毒携带者在一个城市制造浩劫。

3. 绝大多数佩戴口罩,口罩可减少感染几率10~20倍。

4. 对有风险的归国人员和隔离人员进行电话检查; 对不计后果的传播和关于旅游历史的谎言罚款

5. 严重地区要严格封锁。

美国应该立即在全国范围内强制禁闭一个月,这是唯一行之有效的方法; 关闭一切场所一个月,然后美国将继续强大,可以继续作为地球上最伟大的国家。封锁应该禁止所有的公共交通工具,包括飞机和公共汽车。三心二意的方法只会使医院像意大利一样不堪重负; 美国人已经远远比亚洲人不认真对待冠状病毒,又不戴口罩(减少20倍),唯一的控制方法就是完全封锁。

特朗普的建议来自错误的博士,他们更多的是化学家和职业政客,而不是诊所医生;他们不是呼吸系统疾病的专家,一直在给公众和特朗普错误的建议和信息。当务之急是,特朗普的团队应该向曾成功控制SARS和Covid19的中国台湾医生兼副总统陈健仁博士和流行病准备创新联盟的首席执行官查德·哈切特博士寻求建议。现在特朗普处于震惊、沮丧和愤怒的状态; 他还在惊慌失措地抓次要的、不那么紧急的问题,比如经济、疫苗或呼吸器。在美国这趟列车上,司机和乘客都是盲目的、误导的,他们在这黄金的三周时段中面临着巨大的医疗风险,大面积的破产和大量的肺永久损伤的风险。由于疫苗和药物的成功研制远远超过3周,因此现在把它们当作主要矛盾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请现在进入封锁状态吧! 延迟一天,问题就变成了33%的更大问题。 ICU病床,口罩,医疗,医生,药物,资金.....等任何物质准备都不可能有病毒传播每天增加33%快。国会和特朗普团队专注于次要的事情。而不是马上控制病毒,是非常愚蠢的。将社会冻结一个月是解决COVID-19的行之有效的方法,并且是完全解决问题的成本最低的途径。

除了强大的封锁,特朗普必须换掉医疗顾问和强制民众公共场所戴口罩(鼓励美国每一个家庭将旧衣服裁剪制成简易口罩,洗衣用加酶洗涤剂,酶能分解蛋白质表面的病毒),烘干机能杀死残留病毒。如果能避免接触口罩外部并将其完美的贴合鼻翼两侧,加之大多数布制口罩都比外科口罩厚,那么效果会很好。自制口罩是让每个人立刻有口罩的唯一方法。华尔街文摘希望全世界国家能迅速重视起来,采取果断措施。重新站立起来。

----------

海外股市大跌30%~40%,个别股已经跌到1/5到1/10(市盈率PE=2~4,中国中小板是70),十年一遇的投资机会。MacroSQL 创建了各种基于股市的对冲基金来帮助投资者海外理财。有海外基金需求的请看 对冲基金理财产品

重点关注:

[华尔街文摘研报:图解全球资本流向和股市暴跌的投资机会]

[华尔街文摘研报: 股票投资人恐慌和投降? FED购买债券利率上涨]

[华尔街文摘研报:中美股市和房价面临的危险]

[华尔街文摘研报专题]

--------------------------

[华尔街文摘首页:wsdigest.com 每日精选24篇,覆盖全球顶级财经媒体, 顶级机构, 一流投资理财必读]

[ APP 下载]

来源: 华尔街文摘
来源网址: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