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文摘研报:美,中,意,韩冠状病毒防疫对比
作者: Stella Su, Chopin Liu   编辑: Stella Su   更新: 03/09/2020 19:23 发布: 03/07/2020 18:15

本文将分国家陈述其面对疫情的态度及实施的措施,进而比较分析。

1.意大利:

意大利政府在传出确诊案例的第二天就封锁11个城镇以期控制住蔓延势态。

然而区域性封锁并不能抑制住严峻局面,还是增到7424例。成为欧洲主要的“病毒输出国”。

意大利政府在公布防疫措施并不及时。既然学校停课为何单位不停?而且,刚开始说停课两周,后来却变卦延长听课时间。为什么政府说了一件事后隔了很久才说第二件事。

究其原因,虽然开始并未低估病毒,但未及时采取足够力度的限制措施,意大利大面积封城了,但被封的城市内部,餐厅酒吧仍开着,人们的行动不太受限制。这能挡得住疫情吗?且因忧虑经济崩盘试图隐匿淡化,演变成星星之火可燎原之势。比如疫情爆发仍然鼓励相约到米兰街头聚餐,佛罗伦斯博物馆免费开放3天,波隆那发放一年可享免费文化活动的市民卡,吸引2万多人聚集排队领取,报纸标题热烈歌颂“意大利人对文化的热爱战胜对病毒的恐惧”,议员开会戴口罩甚至被斥责;世界范围爆发的疫情使高度依赖旅游业的意大利经济受到重创。意大利经济火车头的北部地区是爆发集中区,然而企业为了盈利仍旧游说政府无需采取严格措施;小党林立的政治生态让情况雪上加霜,目前意国政府由左派“民主党”与民粹政党“五星运动”联合组成,但极右派“联盟党”的民调比两个执政党的单独支持率都高,对于联盟党和另一个右派政党“意大利兄弟党”来说,现任内阁任何失误都增加取而代之的机会,因此疫情爆发后,政治宫斗戏码同步天天上演,意国总理更疲于应对。

在病毒肆虐感染面前,意大利现在最大的敌人倒不是政府的无作为,而是自信骄傲渴望自由的意大利民众。而出门在外几乎也无人戴口罩。喜欢社交的意大利人也并没有被疫情拖慢脚步。疫情最为严重的“红区”,政府并未进行强制的隔离,咖啡厅、餐馆都正常营业,人们也都正常地吃饭、畅谈,和往常并无不同。有些外国学生和意大利本地学生甚至还为新冠病毒开起了派对,庆祝他们因此而停课放假,而华人留学生更多的是乖乖囤货,呆在宿舍进行自我隔离。他们无一例外地回答说,“这个病只有老年人得了才可能致命”,“我们年轻人身体好没什么大问题”,亦或是“这个病就和流感差不多,只不过传染性可能更强”.

意大利的应对模式或也折射了欧洲其他同等规模国家的应对方式。有行动,但强度远远不够.

2.韩国:

韩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KCDC)数据发现,2月初疫情在韩国相对缓和,每日新增病例数均未超过4例,2月12日至2月15日韩国甚至连续4天无新增确证病例。而在2月19日,韩国单日突增20例病例,韩国爆发的导火索大邱新天地教会(The Shincheonji),初期没有听政府意见取消大型集会活动。2月下旬,韩国约100例确诊病例中,有将近一半与大邱新天地教会的一位女性有关。随后病毒在韩国呈现“细胞分裂式”扩散。韩国70%以上是聚集性传染。

2月24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宣布把传染病警戒级别提高到“红色”,这是最高级别。政府可以采取“前所未有的强有力的措施,不受法规约束”来控制疫情。任命韩国总理郑世均领导中央灾害与安全响应委员会,避免出现大规模活动。但初期强度不够,仍然有大型宗教活动。2月25日,将大邱市和庆尚北道列为特别管控区,采取强力的封锁措施,不过强调不会完全封闭该区,这使得封锁区内部的防疫也难以保证。国会暂停运作。数以百计学校停课,多家企业亦容许员工自主决定是否在家办工。“韩国吸取了2015年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当时的经验,开发出了快速的诊断方法。” 韩国全国约543所医院和保健所等机构可以做检测,日检测能力为1.5万份。

韩国防疫应对措施奏效的关键,主要在于重点管控集中暴发的地区和社群;效仿“方舱”医院模式,在固有医院之外另辟收治轻症患者的空间,解决医院床位紧缺问题;重视并大幅提高确诊检测能力,使排查范围得以迅速扩大等3方面。 此后,在陆续发现以社区公寓、集会场所为主的感染群集后,政府也采取了封楼、封锁社区等强力干预措施。

3.美国:

在对政府应对疫情不力的批评声浪下,副总统彭斯宣布,只要有医生指引,美国人就能接受Covid-19(2019冠状病毒疾病)检测。继华盛顿州和佛罗里达州后,加利福尼亚州当地时间3月4日晚间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成为美国第三个因新冠疫情进入紧急状态的州份。宣告“紧急状态”为州政府调动资源提供便利,并不意味着公共机构运作或居民的日常生活会发生任何巨大变动。

刚开始,联邦机构避开了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其他国家使用的检测指南,开始自行设计一种更复杂的检测方法,可以识别一系列类似的病毒。但是当它在2月的第一周被送到全国各地的实验室时,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工作。除了少数几个国家实验室,它错误地标记了无害样本中其他病毒的存在。

直到今天,美国上下仍没有足够重视新冠病毒的危害。

美国政府内部官员口径不一,一天前彭斯说没有足够检测工具,而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札说供给资源充足。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承认在美国对冠状病毒的检测“起步缓慢”,并说在疾病控制中心的检测程序中有一些“失误”。他说问题已经解决了。福奇有关疫情严重程度的一些声明,也让一些白宫官员感到担忧,他们觉得自己可能会激怒特朗普。而主管经济的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周五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上发表讲话时,对疫情的看法比一些官员乐观得多。

特朗普本人经营酒店,加上许多企业为其施加压力,其本人就更加看似不担心,认为生活工作按部就班,稍加注意就好,并且指责3.4%的死亡率过分高,应该低于1%。华尔街文摘在看到CDC相关回应时些许震惊,比如称老人,有基础疾病的人风险更大。父母确诊,孩子无需隔离。甚至还说口罩无用,口罩应该让给医生。这种极尽淡化风险的政府回应才是真正使得医学专家及普通民众感到恐慌的源头。

4.中国:

官方曾不可否认在初期反应迟了,不过自从1月下旬钟南山等医学专家接管抗疫任务后,风声就完全不一样了。各种聚集性活动被立即取消或推迟,各项封锁措施雷厉风行。

首先采取封城措施,禁止武汉与外地人之间流通。很大程度上为武汉市外的省市留出了应对空间,遏制了全国性广泛蔓延。

其次不断优化诊疗方案,将轻度中都重症患者分开治疗,采用方舱,征用学校酒店,搭建医院等场所收纳大批患者,尽力阻隔因前期医疗挤兑的人传人风险。

从全国调集大量人力物力,并且不断增加透明度及失职人员审查力度。同时严格把控非确诊市民的流动。对于武汉市之外的区域管控也极为严格,不少地区甚至有些过度了。

作为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组此次中国之行的组长艾尔沃德说,中国的抗疫方式可以被复制,但这需要速度、资金、想象力和政治勇气。的确,中国能迅速控制住势态,得益于重视后果断地实施严密,强有力的纪律管控,众多优秀专家院士的指导还有医护人员强大的责任感。

面对传染性极强,死亡率远高于流感的烈性疾病。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如果停留在鼻子和喉咙里,只会引起咳嗽,而大多数不幸被感染的人都会出现这种情况。但当它到达肺部时,危险就开始了。世界卫生组织助理总干事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说,从轻度或中度到严重的进展可能“非常、非常快”。如果病毒沿着气管向下蔓延到呼吸树的周围分支和肺组织,就可能引发更严重的疾病。这是由于由病毒直接造成的肺损伤加上机体对感染的免疫反应造成的继发性损伤。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的高级科学顾问戴维·莫伦斯(David Morens)说:“当你受到严重的、势不可当的感染时,一切都开始分崩离析。”“一旦越过了临界点,一切都在走下坡路,到了某个点,你就无法再回头了,只有致死。”

然而,意大利韩国奈何封锁区内部管理不严,人员流动依然存在。加上大型集会初期仍照常进行,使得扩散规模急剧加速。意大利,美国担心经济受创努力淡化危险。美国至今从检测力度到封锁措施都似乎没有受到重视。甚至成为威胁特朗普连任的一次危机性事件。一些分析师认为,下周金融市场将深深烙上新冠确诊事态的印记。意大利和美国政府害怕民众恐慌甚于病毒本身。使得措施的严格程度达不到应有的效果。

直至今天3月9日,超1000确诊的法国才开始禁止大型集会,“至尊公主号”还在继续重演钻石公主号的悲剧,德国预计如若无法立即控制那么今年将进入衰退。

总结下来:

中国,俄罗斯: 政府在意,民众在意,100%努力。

韩国:政府在意,民众半不在意。

日本:民众在意,政府半不在意。

意大利:政府半在意,民众不在意。

美国:政府不在意,民众不在意。

抗疫需要全球努力才能根除。在钟南山等专家的正确指挥和习主席的正确领导下,中国是全国人民以战争态度抗击疫情,基本是肯定能彻底战胜冠状病毒。但其它国家和人民还远没有认真对待,世界还在处在冠状病毒的威胁中。全球没解决,中国还是处在危险中。任何一个病号可以通过群聚事件引爆一大群。抗击冠状病毒仍然是任重道远。

意大利的力度不够,已经证明是致命的;特朗普的掩盖和清描淡些,很可能给美国带来灾难。

来源: 华尔街文摘
来源网址: ......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