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弹劾案告终,这场争斗改变了什么?
作者: Gerald F. Seib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02/14/2020 20:49

[华尔街日报发布于2月]

像总统弹劾审判这样扣人心弦的事件——戏剧化、激动人心,在美国历史上之前仅有两次——即便结束,其影响也将延续。

特朗普(Trump)的弹劾案由参议院审理完后,也会带来持久的改变。目前几乎可以肯定,此案将以周三参议院做出决定性的、偏向特朗普一方的无罪判决而告终。其深远影响将持续数年,涉及总统权力状况、国家政治气候以及民主共和两党在华盛顿的争斗。

1. 共和党成为特朗普的政党

也许最重要的是,这场弹劾大戏进一步改变了共和党内部的立场。与某些预期恰恰相反,弹劾案让共和党领袖们向这位他们原本不信任的总统靠拢。坚定团结在特朗普身后的共和党人发现,在今年的选举中,无论是更上一层楼,还是像民主党人所言的那样落败,他们的命运都将与特朗普紧紧相连。

至于特朗普,他发现自己其实需要依靠他曾经不屑一顾的共和党组织,并最终为这个坚实后盾感到骄傲。如果之前还有人怀疑共和党是不是特朗普的政党,那么经此一役,这种疑虑基本上可以打消了。

2. 美国社会两极分化加剧

这场斗争导致美国政治体系中已经十分严重的两极分化在全体国民中进一步深化。与针对尼克松(Nixon)和克林顿(Clinton)总统弹劾案的辩论不同,经过此次争论,两党几乎没有达成任何共识。

以下就是两极分化加剧及其潜在后果的迹象之一:在参议院弹劾审判期间,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美国-墨西哥-加拿大新贸易协定,这可能是他任期内最重要的两党合作成果,也是一项重大成就,因为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争取到了民主党的支持票。

1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南草坪举行的美墨加贸易协定签字仪式上发表讲话。民主党人未受邀参加。图片来源:OLIVER CONTRERAS/POOL/SHUTTERSTOCK

然而,带头领导弹劾行动的佩洛西以及其他民主党人均未受邀参加签字仪式,共和党则有约70人出席。

部分议员许诺,弹劾案结束后将尽力弥合这种分歧。“我们需要回到我们达成共识的问题上来。”参议院中共和党人的领导成员之一、怀俄明州参议员巴拉索(John Barrasso)表示。 他建议先从一项为美国高速公路提供资金的法案开始,这通常是一项两党合作的任务。

不过,他也表示,在国会和白宫的控制权都悬而未决的选举年里,民主党的“党派言论”将使这种努力变得更加复杂。

3. 政府行政部门力量进一步加强

弹劾程序似乎持续了一年之久,导致华盛顿内部的权力平衡从国会向行政部门倾斜。总统坚称自己(至少暂时)有权扣留对乌克兰的合法外援拨款,并拒绝国会在随后的调查中传唤证人、调阅文件的所有要求。

特朗普所在政党的议员们捍卫了总统拒绝国会监督的权利,这一先例将永远铭记史册。正如参议员亚历山大(Lamar Alexander)在反对传唤证人参加参议院审判时所言,特朗普向乌克兰施压的行为虽然错误,但不可弹劾,通过这样的言论,共和党人也许既澄清了立场,又明确了抵御了未来弹劾行动的阵线。

二十年来,两党议员在战争权力、贸易策略和移民政策等多个领域将权力稳步让渡给了总统。尽管共和党保守派一向对任何政府过度集权心怀疑虑,但由于受弹劾案争论中所持立场的影响,可能也参与了助推这一局面加速形成。

“更广泛的党派化谜题是,一个曾经耗费50年时间去缩小联邦政府权力范围的政党,如今为什么会积极帮助总统揽权,超越国会乃至法院?它又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政治学系主任、前民主党参议员席勒(Wendy Schiller)说。

“共和党要知道,不出十年,民主党一定会重返白宫。何必冒险让也许会成为总统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拥有这么多不受约束的权力呢?”

4. 大选将至……

目前,共和党人关注的总统就是特朗普,而他正在从弹劾事件中脱身,成为该党派无可争议的领袖。参众两院的共和党人团结在他周围,没有迹象表明,民主党人的攻击能够动摇总统先生在全国狂热支持者心目中的地位。

负责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政治活动的里德(Scott Reed)认为,使特朗普和他的国会政党团结在一起的不仅仅是弹劾事件。

“特朗普通过成功的治理赢得了共和党的支持。”他说。里德指出,早期反对过特朗普总统的共和党人,例如田纳西州的参议员考克(Bob Corker)和亚利桑那州的弗雷克(Jeff Flake)已经离开了国会。他们离开后,“工资的增长才是支持率上涨的真正原因,某些自由主义者也因此闭嘴了。”

部分民主党人说,共和党与总统的捆绑如此紧密,会给党内温和派带来相当大的风险,进而为他们的民主党对手提供机会。在特朗普不受欢迎的摇摆州,缅因州的柯林斯(Susan Collins)、爱荷华州的厄恩斯特(Joni Ernst)、科罗拉多州的加德纳(Cory Gardner)、亚利桑那州的麦萨利(Martha McSally)和北卡罗来纳州的蒂利斯(Thom Tillis)这五名共和党参议员今年将面临重新选举。

上周五,在总统弹劾审判休会期间走出来的缅因州共和党参议员柯林斯。图片来源: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尽管柯林斯参议员违背白宫方面的意愿,投票赞成传唤更多证人参加参议院审判,但上述几位参议员在其他方面仍坚决支持总统。

他们的立场可以说是非常务实了。他们今年都很容易受到主要挑战者的攻击,都有理由担心,如果不支持特朗普,自己不仅会遭到总统抨击,还会招致党内反对。

如今特朗普在党内权势遮天,每位共和党议员都不得不担心会引他及其追随者发怒。

民主党人认为,弹劾事件使得摇摆州的共和党参议员以及摇摆区的共和党众议员在大选中处于弱势地位,在大选中,敌视总统的温和派选民更容易受到鼓动去反对他们。

曾任众议院民主党总统竞选活动负责人的前芝加哥市长伊曼纽尔(Rahm Emanuel)表示,若未来数月内出现更多总统对乌克兰施压、要求调查其对手的不利信息,这些共和党人将面临极高风险。

“如果你是这五名参议员之一,你最好确保投给自己的选票经得起时间考验,”伊曼纽尔说,“你最好能确定,随着更多消息的出现(而它们一定会出现),这些选票不会反过来困扰你。”

伊曼纽尔说,2018年中期选举时,民主党依靠推举温和派候选人赢回了众议院的控制权,这些候选人自称为制约特朗普权力的力量。“我来做个预测,”伊曼纽尔说,“每个民主党人都会宣称不能让特朗普在弹劾案后拥有不受约束的控制权。”

1974年7月,即尼克松总统辞的前一个月,国会议员就他的行为进行辩论。图片来源:KEYSTONE/GETTY IMAGES

5. 历史的教训

两党无法以史为鉴,了解弹劾的余波将产生怎样的影响。1974总统尼克松(Nixon)遭弹劾(此事导致他后来辞职)时,许多共和党人都力劝他下台,借此摆脱困境。他们决定将自己与这位不受欢迎的领袖切割开来,结果却无济于事。共和党在当年的中期选举中损失惨重。

人们似乎得到了这样一个教训:放弃本党派的总统,并不能保证选举成功。

1998年,弹劾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的行动开始时,共和党人像这一次的民主党人一样,团结起来反对对立党派的总统,他们似乎至少获得了一些民主党人的支持。然而, 共和党在当年的中期选举中失利,弹劾案的共和党领袖、众议院议长金里奇(Newt Gingrich)于次年年初下台。

21年前,首席大法官伦奎斯特(William Rehnquist)在参议院议员中为克林顿总统的弹劾审判宣誓。图片来源:WALLY MCNAMEE/CORBIS VIA GETTY IMAGES

这次的教训似乎是:联合起来反对对立党派的总统,也不能保证选举成功。

无论如何,如今的政治气候与当年大不相同。无论是在国会还是选民中,中间派都变少了,涉及特朗普时更是如此。绝大多数美国人对总统的看法似乎早已固定,任何事,哪怕跌宕起伏如弹劾案,似乎都无法动摇一丝一毫。

《华尔街日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Wall Street Journal/NBC News)所做的民调显示,10月弹劾程序启动时,特朗普的支持率在全体选民中为45% ,在共和党人中为91% ,在民主党人中为6% ,在独立人士中为38% 。现在的民调显示,除了特朗普的支持率在独立人士中似乎有所上升以外,大部分人对总统工作的支持率基本没有变化。

他的支持者因此乐观地相信,特朗普毫发无损地躲过了弹劾,甚至略有所获。

也许事情并不像表象显示的那么简单。我们有理由相信,由于弹劾,对特朗普持相反态度的两个阵营的热情都增强了。从政治角度来看,问题在于哪一方选民更愿意为此采取行动。

弹劾的最终政治考验可能不在于得出的结论,而在于激起人们感情的强烈程度。

上周四,总统特朗普在爱荷华州得梅因的德雷克大学(Drake University)举行集会。

图片来源:BRIAN CAHN/ZUMA PRESS

来源: WSJ
原标题: Trump’s Impeachment Is Virtually Over. What Did It Change?
来源网址: https://cn.wsj.com/articles/特朗普弹劾案告终,这场争斗改变了什么?-11580899215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