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幅度料将加大及债务分析
作者: Bloomberg News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02/14/2020 09:05

[彭博社 -- 2月14日]

新冠肺炎这一黑天鹅令中国政府不得不再度加码提振经济,最新更罕见得将地方政府债的可提前下达额度用足;需要警觉的是,其中承担了基建项目资金来源重任的专项债正面临雪球越滚越大的风险。

地方政府债券已远超国债跃居中国债市第一大品种,其中专项债因不受预算约束,成为决策者的宠儿,市场担忧其偿债资金主要依赖各地政府性基金预算,来源过于单一。数据显示,2019年末专项债余额9.44万亿元人民币,较当年约8.45万亿元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高出近万亿。彭博整理各省预算报告还发现,在公开了2019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情况的27个省份中,逾六成料负成长。

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徐高接受彭博电话采访时表示,为对冲疫情爆发带来的负面冲击,通过发行专项债给基建提供更多融资的必要性更高。

「之前估计今年新发专项债规模较去年的增量不会多于8000亿元,即全年新增专项债限额低于3万亿,」徐高称,考虑疫情因素,此前预测应提高, 「预计今年全年新增专项债额度有望达到3万亿。」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室主任赵全厚也预计,今年新增专项债规模不低于3万亿,而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料较上年小幅降低,「随着专项债余额不断扩大,其未来偿还风险值得警惕。财政部已经开始布局。」

中国财政部最新宣布了第二轮提前下达2020年的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累计共下达1.848万亿元,其中专项债务为1.29万亿元,一般债务5580亿元。而据媒体报导,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王克冰此前表示,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受目前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进一步扩大的范围有限。他建议改变现在专项债偿债来源单一和过度依赖土地出让收入的局面,条件成熟的时候,可以研究把部分非税收入用于法定专项债的偿还。

各省压力

根据财政部数据,2019年国有土地出让收入在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中占比近86%。而2019年大型房企销售成长乏力将影响拿地热情,料进一步影响政府基金预算收入。

从省份数据来看,部分省市前景不容乐观;彭博汇总显示,截至1月四川省专项债余额接近5200亿元,高居中国三十余省中的第五位,然而根据其2019年年初的财政预算报告,预计其2019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环比大降38.5%至2350亿元,降幅高居榜首。

福建、贵州、吉林等多省也在其预算报告中称,预计2019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下降,主要是部分市县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减收。其中福建省专项债余额较2019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高出逾2000亿元;贵州省、青海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仅约占专项债余额的30%和25%,该比例在全国垫底。而老工业基地东北三省--黑龙江、吉林、辽宁这一比例落在30%到35%之间。

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指出,虽然专项债余额是存量概念,基金预算是流量概念,不能完全类比。但从事实上看,基金预算和专项债的缺口确实越来越大。「滚动压力越来越大。如果高度依赖基金预算,项目本身现金流不够好,确实会产生偿还压力。」

不过光大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张旭认为,对于债券发行人而言,偿债风险的大小取决于其再融资能力,而不是其所持有的货币资金规模,这既适用于企业,也适用于政府。「专项债是地方政府债务,违约风险很小。」

解决之道

尽管专项债暂未见违约风险,但政府的偿债压力加大不容忽视,为应对潜在偿还风险仍需未雨绸缪。赵全厚认为,提前下达额度可以筛选更好的项目,项目产生更好的现金流,有利于减少偿还风险。他认为2020年专项债项目质量整体将高于2019年。

此外他建议把更多项目经营性收入的一部分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定向用于偿还专项债。他举例称,比如地铁项目中,不仅地铁票价收入可以偿还专项债,地铁经过地区房价升值,也可把房价的溢价拿一小部分用于还债;比如水库建设项目中,不仅水库向城市供水的水费收入可用来还债,水库周边旅游开发收取的费用等水库运营的利润中也可拿出一部分偿还专项债。

李奇霖则认为,解决偿债问题,除了需要确保项目质量过关,自身有现金流回报之外,还可以考虑放松三四线城市地产限购。部分城市房地产调控不宜过紧,有些城市户籍政策可以放开,部分城市在土地市场比较艰难的时候可以考虑房地产有所松动,可以短期降低偿还压力。

来源: Bloomberg
来源网址: https://hk.finance.yahoo.com/n......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