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武汉病毒所一研究生系零号病人 石正丽:无一人感染
作者: 环球时报 /新京报   编辑: Stella Su   更新: 02/16/2020 08:34 发布: 02/03/2020 07:54

[澎湃新闻 -- 2月20日]

武汉病毒所:这些谣言伤害极大,我们问心无愧!

2月19日晚间,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屡屡被推至风口浪尖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其官网发布“致全所职工和研究生的一封信”。该信的署名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领导班子全体成员”。

在回应“零号病人”、“病毒是从P4泄露的”等与之相关的谣言的同时,该信再度回溯了2019年12月30日以来该所围绕新冠病毒开展的科研攻关,并表示“回首过去一个多月的艰辛付出,我们问心无愧!”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成立于1956年,是专业从事病毒学基础研究及相关技术创新的综合性研究机构。官网信息显示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现任领导一栏共有5人,其中所长为王延轶,党委书记、副所长为肖庚富。2018年初,由武汉病毒研究所负责筹建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即中国首个P4实验室正式投入运行。正因其特殊的科研定位、地处疫情重灾区武汉等原因,疫情蔓延以来,武汉病毒所频频陷入舆论旋涡。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wHIu6z6dGhdnAa9w31aEMw]

--------------------------

[环球时报] 黄燕玲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导师也发声。

2月16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声明称:“近期网络流传不实信息,称我所毕业生黄燕玲是所谓的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经查证,黄燕玲同学于2015年在我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在学期间的研究内容为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2月15日晚,关于黄燕玲系新冠病毒“零号病人”的消息开始在网上传播,甚至有网友还公布了黄燕玲研究生录取信息。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求证。

“谣言一波一波,怎么盯着病毒所不放呢。目前最重要的是把工作做好。”石正丽表示,“一听就知道是谣言,(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没有人感染过。”据其称,网传被感染的那位学生2015年就已毕业,人不在武汉,学生自己也在辟谣。

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生处相关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证实,谣言被扩散后,黄燕玲曾在同学群中辟谣:“我是黄燕玲本人,还健在。你们如果收到了什么邮件,说得不是真的。”

2月16日中午,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黄燕玲所在的四川一家生物公司,并采访了黄燕玲所在部门的负责人。据其称,黄燕玲于2016年通过社招进入公司,从事生物技术工作。“她在正常上下班,身体没有任何状况,公司每天都在测体温”。

红星新闻记者多次尝试采访黄燕玲,但她通过该负责人拒绝受访。这位负责人称,谣言被扩散当晚,黄燕玲便已看到相关消息,“她只是个躺枪的人,看到各种谣言,她很心烦,压力也很大,不太想说话。她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谣言会落在自己身上。目前,公司已经建议她报警。不要奇怪研究所为什么没有黄燕玲的照片,而是造谣者发现网页上正好有个没有照片的人,就直接利用了。”

黄燕玲被传“零号病人”,导师发声

2月16日,就网传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2015年硕士毕业生黄燕玲是所谓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一事,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黄燕玲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导师、武汉病毒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副主任危宏平。

危宏平对记者表示,黄燕玲自2015年7月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硕士顺利毕业后,一直在外地工作。经与本人确认,目前黄燕玲身体健康,一切安好。

危宏平说:“网上的谣言真是太不靠谱了,完全失真。黄燕玲自毕业之后就去了相关企业从事生物工作,早已不在科研学术圈。她本人和我说,非常不希望个人生活被这种谣言打扰。”

此前,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也回应媒体称,关于黄燕玲的谣言“一看就是假新闻”。石正丽向《新京报》表示,她可以保证,武汉病毒所没有一个人被新冠病毒感染过。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始建于1956年,是中国专业从事病毒学基础研究及相关技术创新的综合性研究机构,现任所长是王延轶。2018年初,由武汉病毒研究所负责筹建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武汉P4实验室正式运行。

本次有关黄燕玲的谣言会引发舆论轩然大波,其背景是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零号病人”目前尚未被锁定并公布。

“零号病人”,指的是第一个患某种传染病,并开始散播病毒的病人。在流行病调查中,通常被叫做首发病例。在传染病的发生发展和传播过程中以及传染病的认知、研究过程中首发病例一直是占有重要的地位,通过对首发病例的细致调查,能为疾病来源、病因分析、预测、控制措施采用、预警机制的建立提供大量宝贵信息。

此次疫情期间,武汉病毒研究所多次被卷入相关流言争议。

该所石正丽研究员带领团队是蝙蝠病毒研究领域的权威,但随着疫情的演进,“实验室病毒泄漏”、“人为制造新病毒”等流言开始笼罩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及石正丽等人身上。

石正丽本人在2月初回应称:“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和实验室没有关系。”

此前,印度德里大学团队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上刊载的一篇论文则认为此次新冠病毒结构上“多出来的4个短肽段是新冠病毒独有的,其他冠状病毒没有。”并据此得出结论“这不太可能在自然界偶然发生”。这篇论文是不少阴谋论者认为新冠病毒“源自实验室”证据。此后,该篇论文存在方法论上的常识性错误,在国际学术界恶评声中被撤回。

近日,《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刊文指出,新型冠状病毒是第一个真正的社交媒体“信息疫情”(infodemic)。所谓“信息疫情”,是指网上有过多真假不一的各种信息,可能导致人们在需要帮助时,找不到正确的指引,反而可能被虚假信息所误导。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P62nUmgt9P4UzqZlGEXqpQ]

--------------------------------------

[新京报 2月16日发布] 2月15日,一则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一名女研究生黄燕玲是新冠病毒肺炎零号病人”的消息在网络流传。

网络流传的截图显示:武汉(新冠)病毒肺炎的零号病人是黄燕玲,系武汉病毒所科研人员,2012年考入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硕士研究生。

据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于2011年11月4日的《2012年度推荐免试硕士研究生拟录取名单公示》显示,黄燕玲系西南交大推荐的学术性硕士。

2月15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两人均表示,对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但可以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怎么可能?这个一看就是假新闻。”石正丽说,“我可以保证,包括研究生在内,我们所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感染过,我们所是零感染。”

对于上述信息,陈全姣也表示,“我们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一例感染,我们病毒所绝对不是‘零号’。”——新京报 [原文链接:http://www.bjnews.com.cn/news/2020/02/16/690141.html]

----------------------------------------

关于第零号病人的证据,请看这篇(人造超级冠状病毒的危险)最后的医学研究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临床病例分析和图表。

----------------------------------------

武汉病毒所声明:黄艳玲不是“零号病人”

近期网络流传不实信息,称我所毕业生黄燕玲是所谓的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经查证,我所郑重声明如下:

黄燕玲同学于2015年在我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在学期间的研究内容为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值此抗疫关键时刻,相关谣言极大干扰了我所的科研攻关工作。我们保留依法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衷心感谢社会各界对我所的关心、支持和帮助!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2020年2月16日

[以下是石博士拿生命担保的事件,小编其实有点不理解,学者难道不是应该大大方方拿事实证据担保吗,为什么开口就是“拿生命担保”?]

[环球时报发布]

她用生命担保:疫情不是源自实验室病毒泄露!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

2月2日下午3时左右,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在自己个人微信朋友圈发文: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与实验室没有关系。奉劝那些相信并传播不良媒体的谣传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同时转发这个打脸消息:印度学者已经决定撤回这篇预印本文章。

长江日报记者通过中科院武汉分院工作人员,向她本人求证此条朋友圈消息属实,并获准发布。

科学的真谛在于求真求实用事实说话。据了解,2月2日,印度研究人员于1月31日发表在bioRxiv上的有关新型冠状病毒来源于实验室的论文撤稿。

1月31日,《科学》也发布最新调查报道称,生物信息学家正努力用科学击败“阴谋论”。

作为石正丽的长期合作伙伴,美国非盈利组织环保生态健康联盟疾病生态学家Peter Daszak在接受《科学》采访时表示,每当新疾病、新病毒出现时,都会产生诸如实验室泄漏或者生物工程制造一类的“阴谋论”。“这令人羞耻!”

中科院武汉分院的工作人员介绍,“石老师和病毒所的同事们从疫情一开始就不眠不休地投入到研究中,和病毒赛跑,向他们致敬,同时也向所有恶意中伤科研人员的人说一声,管住嘴,管住腿。”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研究表明

新型肺炎病毒或来源于蝙蝠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成立于1956年,是专业从事病毒学基础研究及相关技术创新的综合性研究机构。

武汉病毒所建有中国科学院生物安全大科学研究中心,该中心由中国科学院、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湖北省人民政府共同建设,于2018年11月批复筹建。

1月23日,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表文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Discovery of a novel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the recent pneumonia outbreak in humans and its potential bat origin”),提出新型肺炎病毒或来源于蝙蝠。

文章首次证实了该新型冠状病毒使用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的细胞进入受体(ACE2),并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与一种蝙蝠的冠状病毒的序列一致性高达96%,为后续病毒致病机理、病毒溯源等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

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已经筛出

能较好抑制新冠病毒药物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在新型冠状病毒研究方面取得突破,已筛选出几种能在细胞层面较好抑制这一病毒的药物,具有潜在临床应用价值。

筛选结果已向国家和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科技攻关组报告,供综合研判后指导医疗救治。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依托该所建设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和国家病毒资源库的核心支撑作用,着力进行病原鉴定、病毒溯源、病原检测、抗病毒药物及疫苗等研究,努力为一线防控治疗提供重要资源储备和科技支撑。

该所实现了新型冠状病毒相关抗原蛋白的原核和真核表达。通过与珠海丽珠试剂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在短时间内完成了新型冠状病毒IgG、IgM血清学诊断试剂盒,可作为除咽拭子病原核酸检测以外的重要辅助诊断手段。

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动物模型方面,该所已基本完成小鼠和非人灵长类动物模型的建立,将为后续研究提供关键支撑。同时,该所正积极开展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发工作。

此前报道

新型冠状病毒是武汉实验室泄露的生化武器?美媒看不下去了…..

美国共和党反华参议员Tom Cotton这两天对于中国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可谓是“上蹿下跳”,不仅要求美国政府立刻封杀中国,要求所有美国人逃离中国,甚至还宣称病毒是武汉实验室泄露的生化武器,称中国政府隐瞒真相,欺骗人民。

然而,还没等中国人民反驳,美国一些主流媒体就已经看不下去他的这番脑残言论了….

美国《赫芬邮报》就刊登了一篇态度明确的文章,呼吁美国公众不要听信Tom Cotton的鬼扯,称他就是在散布虚假消息和恐慌情绪。

这篇文章尤其驳斥了Tom Cotton抛出的“病毒是武汉实验室泄露”的“阴谋论”,称这种只有右翼保守派民粹小报才会炒作的说法,早就已经被世界上许多专业医学专家驳斥过了。

该报道先是引用《华盛顿邮报》之前刊登的一篇“专家驳斥说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是生化武器的阴谋论”的报道,因为这篇报道采访的5名来自美国知名院校和研究所的专家,都表示这种阴谋并不存在,因为大量证据显示,这种病毒就是来自自然界,是通过动物传播给人的。

其中,有生化武器方面的专家对《华盛顿邮报》说,在武汉的疫情爆发后,一些研究生化武器问题的国际分析人员其实已经探讨相关“阴谋论”了,但发现根本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可以支撑这种说法。

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的一位化学武器专家还指出,新型冠状病毒并不符合生化武器的需要,因为生化武器需要的是高致死率和相对低的传播性。

这位专家因此在他的个人社交账号上表示:“任何传播(武汉疫情)是生化武器的做法,都是在蓄意散播极度不负责任的虚假信息”。

除了引用上述这些来自《华盛顿邮报》的内容,《赫芬邮报》还采访了美国哈佛大学的流行病学专家Michael Mina,后者也干脆地表示这种阴谋论太“荒诞”了,因为所有的证据都显示此次疫情的病原体是从动物传播到人身上的,而且这种情况也很常见,炒作阴谋论是没有根据的。

《赫芬邮报》不无讽刺地评论说,尽管这个Tom Cotton的言论没有医学专业的根据,但他的言论倒是与他反中国政府的立场是一致的。该报还一针见血地指出,他对于中国政府的批判在此事上早已走入极端,变成了对中国政府毫无根据的指控。

《赫芬邮报》还直接引用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等美国政府官员此前对于中国在疫情上透明和反应迅速的言论,打脸了Tom Cotton所宣称的“中国政府隐瞒病毒的来源”“欺骗人民”等言论。

该媒体采访的那位美国哈佛大学的流行病学专家Michael Mina也表示,中方所采取的所有疫情应对措施都符合人们的预期,也是任何其他国家如今会采取的标准措施。

在报道的最后,《赫芬邮报》指出,目前一些国家对于疫情的恐慌性炒作,已经引起了反华种族主义,以至于这些国家的政府不得不呼吁冷静。该报采访的一位卫生安全专家也表示,像Tom Cotton这样散布虚假信息和恐慌情绪,会给阻止疫情带来很坏和很危险的影响。

遗憾的是,对于Tom Cotton这种美国的极端反华议员——以及他身后更庞大的美国反华势力来说,他们在乎的根本就不是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防控,而是如何“千方百计”地“妖魔化”中国,他们正在不计一切代价地要在美国社会煽动中美对抗的民族主义情绪。

这不,在他近日这番炒作阴谋论的言论公布后,诸如“法X功”、以及“港独”“台独”等美国反华势力一直在圈养的各种组织,也毫不意外地跳了出来,开始把他的反华言论疯狂地向中文世界散播。

好在,从目前来看,多数美国人还算清醒。即便是一些平时也对中国有较强“意识形态偏见”的美国自由派媒体,在疫情这种需要专业性知识才能解读的问题上,也保持了相当的理性。

比如,当Tom Cotton前两天毫无根据地抛出了一个“病毒能在空气中传播”的虚假信息后,有医学专业人士就在社交媒体上驳斥他说:你的说法不仅无知,而且散布这种能制造恐慌的虚假信息非常危险。

而当Tom Cotton接受美国保守派媒体福克斯新闻网的采访,再次对疫情和中国进行恐慌性炒作时,有网民还讽刺说他“比新型冠状病毒危险太多太多了”。

诸如美国新闻资讯网站Buzzfeed这样的新闻媒体,这两天也发布了“辟谣”文章,驳斥了多个在境外的网络上流传的疫情虚假信息,而且这些虚假信息中有不少明显就是编出来抹黑中国的。

不过,就如中国应对疫情的这场战斗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美国和西方的那些反华势力也会持续在这期间继续炮制大量的虚假信息和谣言攻击中国,分裂中美关系,制造排华情绪和恐慌。这就更需要两国人民擦亮眼睛,不要被Tom Cotton这种“反华反到脑子都不要了”的人拉低“智商下限”。

要知道,去年的中美贸易谈判时期,当美国许多农民希望谈判能早日出成果、结束贸易摩擦给他们带来的冲击时,这个Tom Cotton曾屡次想要干扰谈判,更冷血地宣称美国农民的损失“不算什么”,为了国家应该去“牺牲”。

听信这么一个美国“爱国贼”的话,只会让美国倒霉。

[原文链接:https://rmh.pdnews.cn/Pc/ArtInfoApi/article?id=11196558]

人造冠状病毒的危险

来源: 环球时报/新京报
来源网址: https://rmh.pdnews.cn/Pc/ArtInfoApi/article?id=11196558

http://www.bjnews.com.cn/news/2020/02/16/690141.html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