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文摘研报:武汉问责和控制病毒的7个关键
作者: Stella Su, Chopin L.   编辑: Chopin   更新: 01/28/2020 14:42 发布: 01/27/2020 14:13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发展中,华尔街文摘发现众多官员,媒体,照片,视频上存在的大量的问题,现汇总到这篇文章中。华尔街文摘有这方面的世界一流防病毒的专业知识。希望能协助大家正确认识和防护,为早日战胜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出一份力。同时就《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文章一起讨论问责问题。

一. 控制武汉病毒传播的7个关键:

1. 需要谨防任何“专家”或官员说“不会人传染人”,“人传染人的概率低”,“没有SARS 病毒厉害”,“病毒在空气中存活时间很短”, "不会导致肺纤维化".…….目前世界还没有对该病毒和疾病进行彻底研究,没有人可以不负责任胡说下结论。 掩盖,不重视其严重性是目前导致传播的最主要和最更本原因。一周前,武汉街头戴口罩的比例只有10%,就是媒体,官员信息报道的严重误导和重大错误:多数能让人致病病毒,基本都是在病人的血液,唾液,呼吸道粘液,汗液,排泄物中,由于病毒非常非常小,多数非常容易闯过细胞壁,只要能在一个人体内繁殖,大都会人传染人到另外一个人体内繁殖(同类动物)。很多专家非常不学无术,愚昧无知:眼看着病毒已经在人类体内繁殖,还在说病毒不会人传人。这些专家教授应该被辞退,被钉在耻辱柱上。

2. 口罩最重要的是厚,鼻夹夹的鼻子2侧密封好,布的要每次用加酶洗衣粉洗(肥皂不抗硬水,洗涤效果很差,应该淘汰),加酶洗衣粉能分解蛋白质,杀死细菌和病毒。无纺布蓝色医用口罩孔隙非常大,更本没啥效果,N95和厚的鼻夹夹的密封好布口罩比较好,同时在医院等病毒多的地方必须要戴眼罩。眼中皮肤很薄,病毒进入眼中一样感染。

3. 媒体照片上,是非常拥挤的医院,有的病人排几个小时,病重者在过道上,医院大量病人和医务人员只戴无纺布蓝色医用口罩,很少戴眼罩……. 这是非常严重的交叉感染啊,专家在哪里?领导在哪里?对公民起码的保护在哪里?高谈阔论的媒体和官员:医院的交叉感染是最大的传染源,是地方领导不作为的最集中体现。这个问题不解决,病毒还会疯狂传播。说对病人,医生,武汉和人民的尊重都是说胡话。

4. 还有是勤洗手:一般洗手液含有羊毛脂或者油脂,让人感觉洗后手感好。但细菌病毒会粘附在油脂上而无法彻底洗干净。直接用一般的洗碗液清洗手,洗完后擦点护手霜补充油脂是最科学的洗手方法. 国人应该要求政府在所有厕所强制放洗手液,一个文明国度最起码的对公民健康负责标准。世界上没有文明的国家不在厕所放洗手液的。

5. 西方是中世纪鼠疫后,就吸取教训普遍吃饭分餐制和用金属消毒餐具。中国哪天能进化到分餐,也能减少亿万人唾液交叉传染几千种病毒细菌。减少医院病人,节约几万亿财富。

6. 武汉肺炎当初发现之初,八人出面揭露,被武汉警方以传谣论处(死那么多人国家损失巨大,对这个下令武警论处8人的人必须问责)。当局随后一系列隐瞒淡化动作,称疫情可控,不太可能人传人,结果酿成大祸。 例如:1月24日,湖南长沙县公安局“依法对周某裁决行政拘留处罚”,理由是周某在前一天造谣说该县一小区有4名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但实际为1人。然而,该小区物业管理公司随后发布公告明确宣布,该小区发现4例核实的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已经在接受隔离治疗。

7. 国际上,目前多数是发现武汉旅客,有发热或其他症状,马上隔离。相接触的人也是马上隔离,马上阻断传染渠道。这样就切断了进一步扩散的风险。目前中国所有地方马上应该改革传统的大量发热病人在医院候诊的交叉传染,和密切接触人的交叉传染。发热了,就已经有极高的传染力,怎么可以在候诊室传染他人?

二. 媒体监督的重要性:

华尔街文摘认为,这次问题和发生,发展,主要是由于地方政府隐瞒真相,打压媒体监督,限制媒体监督给国家人民造成的重大损失。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中美贸易问题等经常是党中央的代言人,写了下文问责武汉和国家卫生局,感觉这2个部门问责的概率非常大;华尔街文摘认为胡总编说的很有理,武汉和国家卫生局对重大传播传染病有掩盖,处理太慢,错过控制疫情的黄金时间,对国家人民造成重大损失,有渎职嫌疑。由于话题敏感和我们要表达的意思类似,我们直接把中国官方《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的原文放下面:

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感染者已经达到1287例,死亡41例,但是重症病人237例,这意味着死亡人数很可能还会增加。而由于确诊受到条件限制,实际感染人数估计比已经公布的要大。

发生这么大面积的传染病扩散,而且我们有SARS的前车之鉴,本次疫情又与SARS非常相像,这不应该在中国这样现代医学能力已经达到相当水平、社会组织能力也很强大的国家里发生。尽管认识新型病毒需要一个过程,但我们理应早些预判它的危险性,早些采取更坚决的措施,但我们确实做得不足。我个人认为武汉市和国家卫生管理部门对此都负有责任。

当然了,事情出现这样的局面还有着更广泛的原因。比如新闻媒体的监督功能这几年被被各级和各地方一些与宣传无关但很强势的职能部门削弱了,武汉市有那么多媒体人,但他们没有在卫生系统之外发出自己的警告。当地官方对互联网上多样声音的容忍度也较低,武汉市8名在网上发出警告的人当时被公安约谈,压制了整个舆论力量就新型病毒风险做进一步探讨、持续发出警告的声音。

从民众层面,我们看到了一名武汉发热市民通过吃退烧药蒙混出关去法国旅游的消息,她当时不觉得那样做是错误的,还晒出朋友圈。舆论对她猛烈谴责,但这是疫区之外的舆论。事实上,在意识到疫情严重后,大量人员从武汉出走,他们当中很多人到了全国各地的居住地后,并不愿意人们知道他们是从武汉来的。有些可能悄悄在家自我隔离,而有些可能没有自我约束,从而扩大了疫情向全国扩散的风险。我们公民对社会的责任感显然没有达到对抗恶性传染病所需要的水平。

所有这些加在一起,大概就是近来常说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需要不断现代化的问题。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国家在迅速行动起来,解放军的医疗力量也已经奔赴最严重的疫区。老胡相信国家一旦全面动员起来所能形成的威力是巨大的,因此我还相信,国家一定能够战胜这场新型冠状病毒发动的攻击,众志成城,这不是一句空话。

战斗在继续,老胡不主张这个时候将主要精力用来往后看,在一片争吵中搞乱今天抗击病毒的阵形。老胡今天略作梳理事情发生的过程和原因,是为了提醒当前案例所暴露的一些缺陷和问题。不仅要做好当前的斗争,我们今后实现伟大复兴的路还很长。吃一堑长一智,我们必须堵住发现出来的每一个漏洞,让这个国家更加强壮,从而无惧未来的任何风雨。

[wikipedia:]2016年2月14日,胡锡进在新浪微博发文:“中国还是应多放开言路,鼓励、宽容建设性批评,对非建设性批评也应有一定承受力。言路宽松会导致一些问题,但它带来的好处更多些。新中国的历史证明,言路宽松与社会活力的关系密不可分;而对于它导致的问题,国家的应对能力是宽裕的。希望政府各部门、各级和各地官员都能为实现言路更宽做出自己贡献。”此话得到中国大陆改革派与自由派系人士赞赏,以敢言批判政府的周孝正认为,胡锡进奉行的是政治上的机会主义,胡锡进应该是得到了中共中央的指示;但无论胡锡进是听谁的指示,文章观点与内容为何,胡锡进以《环球时报》总编的身份呼吁放开言路、落实表达权,是提高言论自由且正确的事[本段来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3%A1%E9%94%A1%E8%BF%9B]。

来源:
来源网址: https://www.weibo.com/huxijin?profile_ftype=1&is_all=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胡锡进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