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9:并购大年之交易回顾与展望
作者: Cara Lombardo / Dana Cimilluca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01/02/2020 09:14
  

[华尔街日报]

今年是并购交易的大年,但情况原本可以更好。

今年截至12月27日,全球已宣布的并购交易价值达到3.8万亿美元,令2019年成为有并购记录以来规模第四大的年份。Dealogic的数据显示,随着公司对大型并购交易的需求达到顶峰,并购交易的总价值仅比去年低4%。

价值超过250亿美元的并购交易有12桩,是去年的两倍,其中规模最大的交易是联合技术公司(United Technologies Co., UTX)与防务承包商雷神(Raytheon Co., RTN)达成的860亿美元的合并交易。该交易需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

美国是表现突出的地区,并购交易总额增长12%,至1.8万亿美元。

但这些数字掩盖了表象下的疲弱势头,这从交易数量下降1.6%中可见一斑——由于围绕英国脱欧和美中贸易争端的诸多不确定性,很多公司依然观望。

这种踌躇不前的情绪在欧洲表现得最为明显,该地区今年的并购交易总价值下滑30%,原因是德国等国家面临经济增长放缓,同时英国脱欧的阴云也笼罩着英国以及其他欧洲国家和地区。

交易撮合者提及的另一个因素是估值。由于股票处于或接近历史高位,收购价也很高。这已促使联合技术等很多收购方以价格飙涨的自家股票来支付收购对价。

鉴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中国达成有限的贸易协议,加之约翰逊(Boris Johnson)在英国大选中取得决定性胜利之后英国脱欧的确定性上升,新的一年里上述不确定性或许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消退。再加上有迹象显示美国经济基础稳固,因此大多数帮助安排并购的投行人士和律师在年底临近之际感到乐观。

不过,对持续多年的并购热潮或将难以为继的担忧犹存,这些顾问当中有很多都明白,美国总统选举是一个重大未知数,而接受他们咨询服务的企业高管和董事会恰恰最讨厌这种不确定性。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了参与今年几笔规模最大交易的一些顾问,向他们问及了当前环境和2020年前景方面的问题。

Faiza Saeed

Cravath, Swaine & Moore LLP首席合伙人Saeed称,2019年是企业进行重大战略结盟的一年,这样的携手似乎势在必行。Saeed为一些主要交易提供了咨询服务,当中包括维亚康姆(Viacom Inc., VIA)与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 Co., CBS)重新合并、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 Co., OXY)收购Anadarko Petroleum Corp. (APC)、以及德美利证券(TD Ameritrade Holding Co., AMTD)出售给嘉信理财集团(Charles Schwab Corp., SCHW)等交易。她表示,企业联手应对科技颠覆浪潮是推动出现这一连串大规模交易的主要原因。她说:“在过去一两年里,收购方和收购目标同时意识到了这一点。”

Blair Effron

今年,Effron与Centerview Partners的联合创始人Robert Pruzan带领该公司再次取得了超乎寻常的成就。Effron参与的交易包括蒂芙尼(Tiffany & Co., TIF)出售给法国路威酩轩集团(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SA, LVMUY)、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维亚康姆合并、以及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 Inc., T)与激进投资者Elliott Management Corp. 达成休战协议等。

无论谁会入主白宫,知名民主党人Effron对于2020年及之后年份的并购交易环境都持乐观看法。他表示,企业董事会态度谨慎,但是并不悲观,主要是想要确定性。他说:“我基本上消化了大选因素的影响。我们已经变得非常善于应对波动和不确定性。”

Frank Aquila

Aquila是Sullivan & Cromwell LLP的合伙人,他参与了蒂芙尼拟出售给法国路威酩轩集团、诺华(Novartis AG, NVS)收购Medicines Co.,以及安进公司(Amgen Inc., AMGN)以134亿美元从新基(Celgene Co., CELG)收购消炎药Otezla的交易。他认为,英国脱欧和贸易不确定性有所化解,对于欧洲和亚洲是好兆头,这两个地区的复苏可能给并购市场打下坚实基础。他表示,随着企业针对低增长环境进行调整,在不确定性中搁置的交易将会重启。Aquila称:“如果你想获得超额增长,实现的方式就是通过交易,这些交易可立即产生协同效应,带来收入增长。”

Eric Schiele

Schiele是凯易(Kirkland & Ellis LLP)的合伙人,他参与了今年的两笔大型并购交易:艾伯维(AbbVie Inc., ABBV)以630亿美元收购保妥适(Botox)生产商艾尔建(Allergan Inc., AGN),以及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ristol-Myers Squibb Co., BMY, 又名﹕必治妥施贵宝)以840亿美元收购新基;在后一宗交易遭到激进投资者的挑战之后,Schiele加入其中,以帮助保护该交易。

Schiele并不像并购市场上的其他人那样乐观。他认为,能够更好地反映市场健康状况的指标是交易数量,而非交易价值。他预计,到2020年,交易数量将再次小幅下降,各家公司的董事会仍对宏观经济风险感到不安。但他表示,如果估值下降,私募股权买家可能会给规模较小的交易活动带来提振,而这类交易是并购市场的核心。

Mark Shafir

Shafir是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 C)并购业务全球联席主管,他参与了西方石油收购Anadarko,蒂芙尼出售给LVMH,以及博通(Broadcom Inc., AVGO)收购赛门铁克(Symantec Corp., SYMC)企业业务的交易。激进投资者伊坎(Carl Icahn)针对西方石油发起代理权争夺战后,Shafir一直留在西方石油提供帮助,扩展了一位并购银行家的传统角色。他表示,过去,一得知这种情况,并购银行家会抽身而退,直到问题解决。他说:“现在,你必须保持警惕,并根据股东的反应和激进投资者的诉求做大量准备工作。”

Scott Barshay

Barshay是律师事务所Paul, Weiss, Rifkind, Wharton & Garrison LLP的并购业务全球主管。他表示,2019年不可思议地复制了2018年的情形,不断出现大型交易。他参与了几起交易,包括雪佛龙公司(Chevron Co., CVX)对Anadarko的拟议收购;Anadarko最终同意将自身出售给西方石油。此外他还参与了通用电气公司(General Electric Co., GE)以210亿美元将生物技术业务出售给Danaher Corp.的交易,以及Gardner Denver Holdings Inc.与英格索兰公司(Ingersoll-Rand Company, IR)旗下一家子公司的交易。他表示,尽管世界各地都存在政治和经济未知因素,但客户对自身前景信心满满,尤其是在美国。他称,客户在寻找做交易的理由,而不是避开交易的理由。

来源: WSJ
来源网址: https://cn.wsj.com/articles/盘点2019:并购大年之交易回顾与展望-11577779211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