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可能是“最大,最广泛和最快”的债务浪潮席卷全球经济的一年
作者: Anthony Rowley -- 资深记者 专长于亚洲经济和金融事务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01/01/2020 15:12
  

[华尔街文摘译自南华早报 作者:Anthony Rowley -- 资深记者 专长于亚洲经济和金融事务]

哪一场将是2020年最大的国际危机:朝鲜导弹危机、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连任、英国退欧后的衰退、股市崩盘还是气候危机?上述任何一种或所有这些都是可能的,但一场全球债务危机可能会让它们全都黯然失色。

回到全球债务这个话题上,我没有任何歉意,尽管它确实会让人在新年时感到相当沮丧。世界银行(在前美国财政部副部长戴维•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的领导下)刚刚发表了一本书,阐述了为什么另一场债务危机可能即将来临。

世界银行绝不是第一个发出警告的机构(其他机构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和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不过这本书它对此类危机如何以及为什么会发生的历史分析既透彻又令人不寒而栗。

《全球债务浪潮》一书指出了自1970年以来的四次此类浪潮,这些浪潮在全球经济中或多或少地造成了严重破坏,并警告说最新一轮浪潮“已经见证了新兴市场和全球范围内债务的最大,最快和最广泛的增长。发展中国家……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

由债务推动”的投资热潮可能导致不良贷款和公司债务危机。这种影响将释放溢出效应。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过去50年,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公共和私人债务总额大幅增加,从占GDP的47%升至约170%。政府债务翻了一番,达到50%,而私人债务增长了6倍,达到120%。

高债务并非新兴经济体独有。根据国际金融研究所的数据,全球债务在2019年上半年达到创纪录的251万亿美元。一些是大债务国,尤其是日本,但也有美国、英国和欧洲。英国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达到84%,美国达到74%。中国企业债务与GDP之比为155%,日本为100%左右。

“那又怎样?标准的反应是,尤其是那些似乎忘记了前三波债务危机是如何席卷全球经济的人:上世纪80年代的拉美债务危机,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7-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许多人似乎对第四次借款潮也漠不关心。第四次借款潮始于2010年,到2018年达到55万亿美元,“成为四次借款潮中规模最大、范围最广、增长最快的一次”。

在每一波浪潮形成之后,接着又被打破,“这种情况绝不能再发生”的呼声越来越高,改革已经到位(或承诺到位),以阻止滥发贷款。然后,当下一波浪潮开始形成时,“现在情况不同了”的说法就会从自满的人群中传出来。

这正是我们现在所听到的。 据称,鉴于通货膨胀率低和需求受限,利率在可预见的未来可能会保持这种低水平。 然而,世界银行的报告对这种轻率的主张提出了挑战。

像当前的债务浪潮一样,以前的债务浪潮“始于长期较低的实际利率,并受到金融创新和鼓励借贷的金融市场变化的推动”。 因此,存在最新一波可能“遵循历史模式”的风险。

低利率或不断下降的利率并不能为债务危机提供一定的保护。根据历史经验,在所有的快速债务积累事件中,有一半发生在美国长期利率下降的年份,还有许多发生在美国长期实际利率低于1%的年份(目前的情况)。

金融市场的变化再次推动了借贷,包括通过地区(与国际不同)银行、本币债券和影子银行(对冲基金等)。

世界银行(World Bank)指出,有些经济体已“转向风险更高的债务工具”。与此同时,新兴市场的财政和外部赤字有所增加,GDP增长也有所放缓。

从积极的方面看,自上次金融危机以来,多项改革增强了国际金融体系的抗风险能力,全球金融安全网得到扩大和加强。许多新兴经济体改善了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然而,正如IMF前首席经济学家 Maurice Obstfeld 所评论的那样:“在经历了10年的缓慢增长和低利率之后,全球充斥着家庭、企业、尤其是政府发行的债务。人们很容易相信,在目前这么低的利率水平下……高得多的债务水平是可以无限期持续下去的。“这很诱人,但很愚蠢。

来源: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来源网址: https://www.scmp.com/comment/opinion/article/3043722/2020-may-be-year-when-largest-broadest-and-fastest-wave-debt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