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港破产重整方案强裁通过 管理人被质疑操作不透明
作者: 金融资讯   编辑: 罗辑
发布: 01/01/2020 13:37
  

2019年最后一天,丹东港在争议声中迎来自己的终局。法院强制裁定管理人提出的破产重整方案。这家曾经是中国惟一民营大型港口的核心业务,将由央企招商局全资子公司接管,而大部分债权人将债转股,共同持股承接除核心业务外其他业务的新平台。

12月31日午间,丹东港破产重整受理法院、丹东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关于丹东港破产重整的民事裁定书,丹东港破产重整计划草案未获得普通债权人表决组和出资人表决组的通过,管理人向法院申请裁定;法院认为丹东港破产重整计划草案符合法律规定的批准条件,因此裁定该方案通过。

法院认为,根据破产重整计划草案,每家债权人30万元以上部分,机构普通债权人将以债转股的方式获得清偿,以草案给出的每股权益价值计算,清偿率是11.68%,个人债权人获得10%现金清偿,清偿利益都高于管理人委托评估机构评估的0%的破产清算清偿率。

“这(破产重整计划草案)是根据丹东港集团等四家公司的资产情况,并考虑各类债权人的承受能力等因素,而作出的较为合理的安排,该清偿安排对普通债权组的成员较为公平,符合法律规定。”法院的裁定书写道。

而在法院发布强裁通知的同时,债权人终于从丹东港破产重整管理人处收到了姗姗而至的二次表决结果。

11月27日,丹东港破产重整方案首次表决,由于有财产担保债权组、普通债权组和出资人组未表决通过,因此进行第二次表决。

对比首次表决结果,参与二次表决的有担保债权人跟普通债权人数均有所减少。表决结果显示,18家参与表决的有担保债权中,有12家同意重整计划草案,人数占比66.67%,代表债权金额占比67.17%,该组获得通过;1061家参与表决对普通债权人中,有920家同意,人数占比86.71%,所持债权占比43.16%,该组未获通过。出资人表决组同样继续未通过。

丹东港的破产重整过程从推进之初,就备受争议。其中,来自丹东市政府的破产管理人的做法,引发部分机构债权人和代表80%股份的原有股东不满。

对此,管理人在12月20日回复原有股东方的“关于丹东港部分股东提出相关问题的复函”中称,其“高度重视与广大债权人的日常联络和沟通,开展了一系列相关工作,积极收集债权人的意见和建议”,并“及时向债权人反馈重整工作进展有关情况,重点解答各债权人对重整各项工作和重整方案提出的疑问。”

但债权人有不同感受。“丹东港这次破产太难看了。”一位机构债权人表示,管理人自始至终未组织过一次债权人大会讨论破产重整方案,在首次表决未过之后,管理人也没有对破产重整计划草案内容与债权人协商,只是简单粗暴地要求不同意的债权人再投票,而且两次表决的结果发布都一拖再拖,从不明确回复债权人对表决结果公布日期的询问。有个人债权人表示,也未听说管理人组织过个人债权人讨论破产重整计划。

而丹东港部分原股东代表、来自美国纽约的律师哈罗德·鲁沃尔特在对管理人复函的回函中称,有相当多的债权人在第三次债权人会议投票当日便提出意见和问题,然而管理人没有任何回复。

此外,时至今日,管理人也未公布丹东港的审计报表,外界仍然无法知晓丹东港的财务状况。

管理人还在复函中称,一直与丹东港原有股东之一的辽东国企投资有限公司就重整工作保持沟通和联系,同时与丹东港外方股东代表进行了会面,多次对丹东港外方股东提出的要求进行了答复。

对此,鲁沃尔特称管理人只与持股比例20%的单一股东联系,没有公平对待同一表决组成员。此外,管理人“多次忽略”而非“多次答复”外方股东代表会面协商的要求。

鲁沃尔特在公开声明中称,对法院在接受管理人提出强裁申请前没有听取债权人意见的做法,表示失望,“(外资投资者)他们在中国被排除在外,在他们的财产被剥夺前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见。”

鲁沃尔特称,他们的诉求是能让其提出的另一个重整方案在债权人中被广泛地讨论,并获得债权人表决的机会。他表示,公开、透明地讨论不同的破产重整方案,选择债权人认为对自己最有利的一种,是国际上破产重整的通行做法。

来源: 金融资讯
来源网址: https://www.hugage.com/finance/101499993.html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