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克对话达利欧:中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
作者: 云锋金融   编辑: 罗辑
发布: 11/30/2019 08:58
  

近日,桥水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与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展开对话。

自1970年担任美国财政部负责货币事务的副部长起,沃尔克便作为核心人物参与诸多美国经济决策。用达利欧的话说,沃尔克是“一位拥有非凡原则的人”。

这位年逾九旬的非凡人物回顾了上世纪80年代的通胀危机并谈及当前美国的国际地位与本土治理。此外,沃尔克还就中国和美国的未来十年阐述看法,表示“中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

沃尔克在对话中指出,现在美国要学着在不被他国理所当然接受的世界中,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而这个“新”世界,正是现在的美国财政部乃至美联储所要面对的世界。

“比起美国,有时更赞同中国的观点:中国期待着未来能出现一种和谐的关系。对于未来的中国,世界可能会被不同的势力划分,而中国会照顾好亚洲这一块,但是美国这边都是威胁和要求。”沃尔克说。

“意识形态及其他差异

造成的美国割裂已不是秘密”

沃尔克认为第一条原则是“高效治理”。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曾经简明扼要地概括了它。他说:“好的政府的‘试金石’是其管理能力。”

沃尔克指出伟大的政策不是关键,重要的是治理者能否高效经济地实施政策。好的政府不仅负责推行政策,并且它得让国家机器每天都高效运转。

可如今,美国人对政府的信任度极低。有关部门每年都会开展一堆民意调查,问相同的问题,看问卷结果的变化趋势。如果问民众“你相信政府会在大多数时间里把事情做好吗?”,结果只有大概20%的人给予肯定回答。如果这题问的是国会,可能连20%都不到。

意识形态及其他差异造成的美国割裂已不是秘密了,这是我们面临的真正挑战。所以,当达利欧问起沃尔克关于原则的问题,他首先指出的便是善政(高效治理)。

沃尔克出生于1927年,1929年就迎来美股暴跌,大萧条随之而来。父亲的理念对他产生了深刻的影响。1930年,大萧条刚开始,沃尔克全家搬到快要破产的新泽西蒂内克镇(Teaneck)。

沃尔克的父亲在1930年开始担任蒂内克镇的镇经理,虽然当时小镇的运营状况不佳,但他没有放弃,一做就是20年,最后成为镇上的最有威望的人。其中有一个原因是他对信息披露要求颇高——每年会做出一份非常详细的预算,然后发到镇上的每一个人手中,预算详细到采购了多少辆警车、消防设备。

沃尔克的父亲坚持在必须支出的钱之外不多花一分钱,但在必要的投入上从不吝啬。他曾说过:“政府治理是一门学问,而我很高兴这个社区的官员和人民都认同这一点。管理者应当在政府治理这门学问上训练有素。”

小镇上的很多人都受过良好教育,因为治理有方,它成为一个更为幸福的中产小镇。在新泽西的蒂内克不存在犯罪,《星期六晚邮报》也曾发表一篇题为《新泽西的蒂内克没有犯罪》的报道。

这对于当下的美国,对于基础设施建设、教育、家庭、中产阶级和政府治理,也是很有意义的。

“美国要学着在不被他国理所当然接受

的世界中,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

沃尔克高中毕业的时候,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而在美国国内看来,是美国打赢了这场战争。美国的世界地位大幅提升,并发展出一套多文化、多边的治理与共同增长体系。一切都看起来非常成功,甚至会让人淡忘在越南和伊拉克的两场惨烈的战争。

在他加入财政部之前认识的那个世界,美国国债受到全世界的青睐,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的地位非常高。

但时过境迁,沃尔克指出:现在已不再是我年轻时认识的那个稳居领导地位的美国了,现在美国要学着在不被他国理所当然接受的世界中,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而这个“新”世界,正是现在的美国财政部乃至美联储所要面对的世界。

如今世界上出现了其他的力量,有些地区的增长速度比美国还要快。当沃尔克在美联储工作的时候,增长迅速的日本是美国的劲敌,现在形势有所改变。所以,必须在这样的世界里不断学习。

过去的4、5年间,从华盛顿到整个美国都加速了这些变化。在国会乃至整个国家都经历着割裂。

沃尔克表示,现在美国已经无法秉承前后一致的方式来处理国内问题,更别提外交问题了。10年、15年前看似是“永久”盟友的国家,如今这种关系已发生转变。在他看来,这是美国不得不适应的最艰难的境地。

但美国联邦政府有超过两百万雇员,这还没有算上陆军、空军和其他相关人员,而且与之前相比,现在的政府将大量工作外包,仅国防部一个部门每年的外包费用就超过3000亿美元。

通过在工作中的观察,沃尔克常常会有与许多商人一样的感觉,就是政府不够高效,常常事倍功半。政府必须提高治理效率。

因此沃尔克建立了沃尔克联盟,尝试将高校和政府之间链接在一起,培养学生对公职岗位的兴趣。

(在经济上取得成功的国家)人们必须全身心投入正在做的事,无论是经济学家还是政府工作人员。在这方面,美国没有做好。政府中至少有700个潜在的总统提名岗位,包括所有的部长、部长助理、法官以及其他职位,然而他们其中三分之一都处于失效的状态。部门组织架构或完好或破碎,但基本都处在群龙无首的状态下。这绝不是政府运转的正确方式。

或者民主最终真的如柏拉图所说的,会终结于财阀政治?或许没办法在长时间维持真正的民主。

“高层忽略了太多人的需求,

现在能否用正确方式处理还是个疑问”

美国政府内部的割裂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就已经能看到一些端倪。奥巴马很难推进他想实施的政策,因为当时只要是他支持的,国会或者参议院就反对。这种敌对立场长达三年。

这样的行为伤害了政府。

不幸的是,这现象不仅发生在美国,东欧、拉丁美洲,甚至成熟的欧元区国家都面临着这样的难题。美国无法保持原有的经济发展速度,也无法发展出一套适用于所有人的规则和路径。事实上,沃尔克认为高层忽略了太多人的需求,这是特朗普触及的一个真正问题。

但现在能否用正确方式处理还是个疑问。这让人联想到上世纪80年代。

1980年3月,美国的通胀触及14.8%,当时沃尔克采取了紧缩的货币政策,将M1调控目标设置在5.5%。随后利率上升至20%,远超预期;失业率上升到10%,导致了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经济衰退。但是他自始至终都坚持这样做。最终,解决了通胀问题,到1983年,美国的通胀率下跌到3%,然后是长达十年的经济繁荣。在当时坚持这样的政策是极为困难的。

在福特政府时期,“赶走通胀”口号多于行动。如果要赶走通胀,那么就需要实行紧缩的货币政策,但这可能会导致失业率飙升,而当时的人们更抵触失业。以至于在之后的10年中,美联储束手无策,通胀率越飙越高。不断恶化的通胀情况造成了民众的强烈不满,总统不能改动预算,也不能在能源上动脑筋。

于是,沃尔克决定采取行动,不能总受制于失业率,而是要驯服通胀,否则情况会越来越糟。当时通胀已经接近15%时,若再谨慎行事,那么通胀可能达到20%。所以,沃尔克领导的美联储采取了紧缩的货币政策。实际上过了好一阵子,失业率才开始上升。

这个过程中,也颇有波折,因为通胀非常顽固,经济企稳花的时间比预想来得更长。但当时沃尔克除了下猛药也想不到其他解决办法。1982年夏,货币供应量下跌,通胀率下降,经济开始衰退,而到了1982年末,经济衰退开始逆转。

事实证明,正是82年沃尔克的不断坚持,才令美国的经济化险为夷。

人们无法理解当时的经济形势多么严峻,他们总是用2008年作为例子,但是1982年的失业率上升到了10%,经济陷入萧条的速度远比2008年来得更加糟糕。

而且相比2008年,82年美国还面对着一个破产的拉丁美洲,而美国甚至其他国际银行都前赴后继把钱借给拉美,总量约拉美资本的1.5到2倍。但是1982年8月的一天墨西哥说,我们无法偿还债务了。

幸好在IMF的帮助下,美国实行了结构改革,墨西哥、巴西、阿根廷都如法炮制。最终IMF控制住了形势,美国也没有发生银行体系崩溃。资本水平恢复,债务负担减轻,“布雷迪计划”为整个危机画上句号。

除高效外,政府还应该秉持尊重人民的原则,可以高效和平地领导国家。

“中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

沃尔克表示比起美国,有时更赞同中国的观点:中国期待着未来能出现一种和谐的关系。对于未来的中国,世界可能会被不同的势力划分,而中国会照顾好亚洲这一块,但是美国这边都是威胁和要求。

中美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

当然,特朗普的行为也有一定的合理性,沃尔克指出,当占据世界领导地位的时候,我们常常会忽视自己国家的问题,特别是接受许多进口商品。

美国不担心进口本身,但是这冲击了中小型的制造商,令他们逐渐失去了市场。美国现在背负着大额的经常账户赤字,但这不全来自于中国,中国不像之前那样有大额贸易顺差。

因此沃尔克认为美国在此做的分析不一定都是正确的,但美国的确面临着不平等等问题,这算政治问题,必须解决它。

具体来说,这个问题是两极化,是贫富差距。

近些年,美国接收了很多移民,或许并不希望有这么多移民,但该制定什么规则呢?如何兼顾经济需求和道德需求?如何才能发展一种更为平衡的经济体制?平衡广袤的中部和活跃的东西两岸?又该做些什么解决气候变化这个大问题呢?

这是个巨大的挑战,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能走极端,但在达成一致的问题上实现共识非常困难。

沃尔克还提到一个问题——全球范围内的腐败。他说银行和其他金融领域中一直在发生不可计数的利益冲突,从不同维度研究了不同国家成功和失败的原因看,腐败程度和相对经济增长率之间呈52%的负相关关系,这是非常显著的负相关。可以说政府内部一片狼藉,而且如今虚假新闻遍地,不知道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我们的总统似乎不在意私人行为,也不在意发表真假难辨的反常言论;国会无法高效运转……当下的美国并不是在建设性的轨道上飞驰,而强行要求公民缴纳更多的税款。

二战后,当美国经济发展最为迅速的时候,对外交政策的大体框架有广泛共识,总统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有意愿领导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领导世贸组织,大家携手并进。虽然大家常为政策而辩论,但是对政策的基本核心一般是没有异议的。

但如今这一切都变了。

在讨论采取何种政策时,已不再保持开心和谐的心态。沃尔克遗憾地说:近几年,我们本来能做得更好。被总统任命为内阁部长和副部级办公室的人选素质也不达标。国家部门已经支离破碎,有太多的政策是拍脑门做出,明天会发生什么只有上帝知道。

来源: 云锋金融
来源网址: https://mp.weixin.qq.com/s/v-rBuO-7TELBGQKo4bwMPA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