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水达里奥:经济增长停滞 因为“全世界已变得疯狂”
作者: Ray Dalio【桥水基金创始人、联合首席执行官兼联合首席投资官】   编辑: 罗辑
发布: 11/08/2019 08:26
  

由于“涓滴效应”没有发挥作用——社会顶层的资金无法通过下层劳动者收入和信用的改善而“渗漏”到他们身上——保证资本主义为多数人良性服务的体系已经崩溃。

“世界已经疯狂,体系已经崩溃”。我说这些话是因为:

对于那些信用良好的人来说,资金是免费的。因为投资者即便得到的回报低于其成本,也愿意借钱给他们。更具体地说,出借资金给那些信誉良好的人的投资者,将接受非常低的利率或负利率,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要求偿还本金。

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有大量的资金可以投资。这些资金在各央行的推动下流动至他们手中,并且会持续如此。这些央行正在购买金融资产,试图以此推动经济活动和通胀上行,但无济于事。流向投资者的这些资金之所以没有推动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是因为得到资金的投资者更愿意拿它投资而不是拿它消费。

这种态势正在创造一种“推绳子”(编者注:push on a string,用来比喻货币政策的有限性,有时只能在一个方向上起作用,能“拉”而不能“推”)的状态,这在历史上已经发生过许多次(尽管在我们的有生之年还没有发生过) 。我在《债务危机》(Principles for Navigating Big Debt Crises,全名“应对重大债务危机的原则”. )一书中对此作了充分的阐释。

这种态势的结果是,金融资产价格大幅上涨,且未来预期回报大幅下降,而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仍然低迷。

这些价格的大幅上涨以及由此产生的低预期回报率不仅体现在债券市场,也同样表现在股票、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当中——尽管这些资产的低预期回报率不像债券投资那样明显,因为这些权益类投资没有债券那样的约定回报。因此,他们的预期回报只能靠投资者的想象力了。

由于投资者有如此多的资金可用于投资,以及革命性科技公司的股票表现上佳的既往成功故事,公司如今不需要盈利,甚至不需要拿出明确的盈利路径就能够出售股票;因为它们可以把自己的梦想出售给那些坐拥大量资金和巨大借款能力的投资者。这样的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眼下有如此多的资金想要购买这些梦想,以至于在某些情况下,风险资本投资者把资金投向那些不想要更多资金的创业公司(因为它们已经拥有足够的资金);投资者威胁说,如果它们不接受这些资金,就会为其竞争对手提供巨大支持,从而不利于这些公司。

这种推动资金流向投资者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些投资经理(特别是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经理)如今拥有大量有投资需求但尚未投资的资金,他们需要把这些资金投资出去,以实现对客户的承诺并收取相应的费用。

与此同时,庞大的政府赤字依然存在,而且几乎一定会大幅增长。这将要求政府发售更多的巨额的债务——如果不提高利率,如此规模的债务就无法被市场自然地消化。但在当前,利率上升对市场和各个经济体而言可能将是毁灭性的,因为全世界杠杆率过高。 购买这些债券并为这些赤字融资的资金将从何而来?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这将来自各家央行,它们将通过印刷钞票来购买这些新增债务。这种罔顾健全财政的趋势将持续下去,并且可能愈演愈烈。尤其是储备货币国家及其货币——即美国、欧洲和日本,货币分别是美元、欧元和日元。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养老金和医保债务将会到期并需要偿付,但许多有义务偿付这些资金的机构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履行他们的义务。目前,许多养老基金做出投资是为了履行偿付义务,但他们使用的是与其监管者协商达成的“假定回报”。它们通常比内置在定价当中的、以及可能产生的市场回报率高得多(大约7%)。因此,许多有义务偿付养老金的机构不太可能有足够的资金来履行他们的义务。

领取这些福利并期望这些承诺如期兑现的人通常是教师和其他政府职员,他们同时正遭受预算削减带来的痛苦。这些人不太可能默默地接受福利削减。

虽然养老金债务至少有一定的资金来源,但大多数医保资金都是按“现收现付”的方式融资的,而且由于人口结构的变化,越来越少的有收入人口正不得不为更多的需要医疗保障的婴儿潮一代提供支持,这些医保债务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偿付。由于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偿付这些养老金和医保债务,因此很可能会出现一场丑陋的争端,以确定这些资金缺口中有多少将通过以下三种方式弥补:1)削减福利;2)提高税收;3)印刷货币(这必须在联邦层面进行,并传导至有需要的州级机构)。这将加剧贫富差距之争。

虽然这三种方式都不是好办法,但印钞票是最简单的途径,因为这是引发财富转移最隐秘的方式,而且往往会导致资产价格上涨。毕竟,债务和其他以所欠金额计价的金融债务只要求债务人交付相应资金;由于可印刷的货币数量和这些货币的价值没有受到限制,这是最简单的途径。

这种方式的巨大风险在于,它威胁到世界三大储备货币作为财富储存手段的可行性。与此同时,如果政策制定者不能将这些债务货币化,那么富人和穷人之间关于应该削减多少开支、和应该增加多少税收的争论将会更加激烈。因此,富有的资本家将越来越多地移居至那些贫富差距和冲突不那么严重的地方,而失去这些纳税大户的政府官员将试图找到方法来困住他们。

与此同时,虽然对于那些拥有资金和信用良好的人来说,货币基本上是免费的,但对于那些没有资金和信用不佳的人来说,货币基本上是不可得的,这导致了财富差距、机遇差距和政治差距的扩大。造成这些差距的原因还有我前面提到的投资者和企业家们为之兴奋的技术进步。同时,这些技术进步还在用机器取代劳动者。

由于“涓滴效应”没有发挥作用——社会顶层的资金无法通过下层劳动者收入和信用的改善而“渗漏”到他们身上——保证资本主义为多数人良性服务的体系已经崩溃。

这样的态势是不可持续的,必然不能再像2008年以来那样被推动着继续发展。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世界即将迎来一次巨大的“范式转变”。

重点关注:

中美"第一阶段"进展(每日更新)

华尔街文摘研报:投资驱动的模式已到拐点?

中国的加密货币大计划

华尔街文摘研报:澳,韩,德,日,中PMI的分化可能预示房价到顶

华尔街文摘研报:房地产价格趋势和未来前景

--------------------------

华尔街文摘旨在:为投资者提供全球财经精选,高质量的世界各大央行、投行、著名经济研究所、著名教授/经济学家的宏观经济分析,投资理财分析,不定期发布投资报告。

APP 下载

来源: Forbes
来源网址: https://www.barrons.com/articles/hedge-fund-billionaire-ray-dalio-the-world-is-mad-the-system-is-broken-51573044810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