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对华政策难题:如何应对中国对美国衰落的判断?
作者: Gerald F. Seib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03/30/2021 11:31

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如同雷区,遍布着可能爆炸的问题,然而,最大的风险却是一个微妙的问题:中国过高地估计美国实力下降的程度、并据此采取行动的危险。

中国的一些代表人物和媒体机构认为,美国和整个西方的自由秩序处于长期衰落的早期阶段,如果中国对此深信不疑,中国可能会越界,变得过度强硬,并迫使美国作出强有力的回应。这一风险出现在许多领域,包括中国南海、商贸往来,尤其是香港和台湾问题。

事实上,这种风险有助于解释拜登政府刚刚上台就对中国采取的多项举措。拜登政府的战略是试图确立美国经济、外交和军事持续强劲的图景,以此抗衡中国认为美国政治分裂、走向衰落的说法,然后才与北京方面展开全面接触。此举传达的信息很简单:不要低估美国的实力。

因此,拜登政府迟迟没有与中国展开新的贸易谈判,也没有取消特朗普政府时期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拜登希望首先展示出,美国已经战胜了新冠疫情、经济已完全复苏,并开始与国会合作以通过一项投资美国经济基础设施的计划。

拜登政府希望这些政策举措能使美国以更加强有力的立场展开谈判。这也是新任美国贸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在不久前接受《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采访时的表态,她表示,美国政府还没有准备好取消对华关税。戴琪说:“没有谈判者会放弃筹码,对吧?”

与此同时,拜登政府延续了特朗普政府的做法,继续派遣美国海军舰船在南中国海进行所谓的自由航行,这样做的目的既是为了表明美国不认可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领土主张,也是为了让盟友相信美国将在该地区保持军事存在。

最重要的可能是,拜登政府对“四方安全对话(Quad)”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展示出美国的持续影响力。该对话机制是一个由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组成的非正式联盟。

“四方安全对话”机制诞生于2004年,当时是为了给遭受海啸破坏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提供帮助。在那之后,这一机制并未设立明确的使命。该机制并不是一个正式的联盟,也肯定不是一个军事联盟,也没有被赋予对抗中国的明确目标。但该机制聚集了中国在该地区必须考量的四个国家。

因此,拜登上台后的第一轮重大外交举措之一就是在两周前以线上方式召开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四方安全对话”峰会,这绝非偶然。会后,美日印澳四国领导人签署了一份意见书,宣称打算共同努力应对气候变化,并努力生产新冠疫苗,向印太国家分发疫苗。

这份意见书甚至没有提到中国,但别的举措先不说,光是疫苗举措就显然旨在制衡中国,目前中国正在试图利用疫苗捐赠来扩大自己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或许更有针对性的是,四国领导人表达了对抗中国在南中国海领土主张的意图:“我们正在努力确保印太地区是可以进入的,充满活力的,受国际法和航行自由、和平解决争端等基本原则的约束,并努力确保所有国家都能在不受胁迫的情况下做出自己的政治选择。”

中国当然注意到了。中国称“四方安全对话”机制是“空谈馆”,是险恶的、带有冷战色彩的反华联盟。

“四方安全对话”对抗中国的潜力明显有限。这四个国家都希望保持与中国的经济联系,同时都不愿意该机制被视为一个具有挑衅性质的军事联盟。然而美国有能力召集该机制,并帮助它在疫苗分发上协同行动,这可能是拜登政府向中国暗示不能过分低估美国国际影响力的最有效方式。

在台湾这一关键问题上,防止产生美国软弱的看法可能最为重要。台湾仍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领土。美国官员担心中国在必要时会使用武力统一。

若果真如此,震慑中方的最好方式可能是现在就令中方确信,如果作出此类举动,将不得不担忧美国的反应,而美国仍然强大且具有国际影响力,并不软弱也不会退缩。

来源: WSJ
来源网址: https://cn.wsj.com/articles/拜登......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