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人口危机逼近,计划提高退休年龄加剧了工薪阶层的焦虑
作者: He Huifeng in Guangdong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03/30/2021 09:03

在北京宣布逐步提高法定退休年龄的计划后,民众纷纷猜测养老金收入可能会损失多少。

这一举措引发了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公民的深切担忧,他们中的许多人现在可能要比计划多工作几年,正努力让自己的财务状况恢复正常。

在新浪微博上,一条关于新政策的热门帖子在过去两周内的阅读量超过2.1亿次,评论超过1.9万条。

一些人对这一变化对消费、生育率和投资的影响表示担忧。

“没有人知道20年后老龄化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子,我们都对此充满了恐惧和不确定性,”深圳IT专家龚文涛(音)说。“关于如何准备迎接,我和同事聊了很多。”

龚文涛说,他的一些同事计划在二三线城市出售房产,因为预计空置率会更高,而其他人则在考虑抵押他们的房子投资高回报的金融产品。但他选择了一个更为温和的策略:削减日常开支。

“无论如何,这反映出我们对延迟退休年龄的焦虑,”他表示。

多年来,中国的退休年龄一直保持不变,男性为60岁,大多数女性为50岁。

但与东亚邻国一样,中国的人口正在迅速老龄化,生育率也在直线下降——这为人口定时炸弹的出现创造了条件,可能会给中国的经济增长踩下刹车。

为了应对这一问题,中国政府本月初在其2021-25年的新五年计划中宣布将延长退休年龄。

然而,这一举措触动了普通中国人的神经,尤其是那些1970年后出生的人。

广州一位30多岁的销售经理詹姆斯•邱(James Qiu)表示,将中国与发达国家(中国人通常工作时间更长)进行比较,从而提高退休年龄,是“不科学、不公平的”。

“中国的基本社会保障、支持和公共服务远远落后于这些国家,”他说。

“我们在五六十岁时会面临严重的问题;可能是收入的大幅下降甚至失业,因为在今天的就业市场上,很少有私营公司会雇佣这么老的员工。”

他说,这将增加医疗费用和抵押贷款的负担。

为了减少快速增长的人口,中国在1980年推出了“独生子女”政策,扩大了避孕措施的提供。

根据官方数据,这导致了该国生育率的急剧下降,从1970年的5.81下降到1990年的2.31。2019年,在中国政府允许夫妇生育两个孩子三年后,这一数字降至1.048。

与此同时,中国人口正在迅速老龄化。

2019年,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达到2.54亿,占总人口的18.1%,65岁以上人口达到1.76亿,占总人口的12.6%。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在去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到2050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将超过5亿,接近预期人口的三分之一。

因此,根据国际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养老基金精算报告2019-50,中国的退休人员数量预计将从2019年的1.02亿人激增至2050年的2.78亿人。

该报告显示,抚养比率(衡量被抚养人数占总工作年龄人口的比率)将从2019年的47%增加到2050年的96.3%,这意味着到2035年,约有1.22名工人将支持一名退休人员,而这一数字在2019年约为2.65名工人。

中国拥有2.7亿多低薪农民工,在这一变化中,他们的境况最糟。

东莞制造业中心的仓库管理员谢泽飞说:“退休年龄延长到65岁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农民工可以在65岁之前保持稳定的收入。” “实际上,这只占用了我们五到十年的退休金收入,这对低收入工人来说实际上是最不公平的。”

“我们每天在工厂加班已经几十年了,我们的力量和身体机能在五十多岁时恶化了。您可以看到,大多数50多岁的农民工被迫离开城市,回到农村,以积蓄或零工为生,但养老金却很差。”

他说,推迟退休只会加剧不平等,因为农村地区的社会保障服务要比中国繁华的城市差得多。

2019年大学毕业的河南人Tom Ma表示,这项改革将刺激更多年轻求职者到中国的公务员部门寻找工作。

“公务员到了60岁就没有失业的压力了,”正准备参加首次公务员考试的Tom Ma说。“与那些在私企工作的工人阶级相比,他们总是有稳定的收入和非常体面的养老金。”

一些批评人士和研究表明,由于生育的机会成本高,以及负担得起的儿童保育服务的缺乏,推迟退休年龄也可能会推迟中国的生育年龄,并进一步降低中国的生育率。

“城市里的房价和生活成本太贵了,像我这样的年轻夫妇不得不做全职工作,”快30岁的咖啡师刘舒雅(音)说,她很快就要有第一个孩子了。

“我们都依靠祖父母照顾孩子。延长退休年龄肯定会削弱人们要孩子的意愿。”

根据教育部的数据,2019年进入托儿所的儿童中只有4.71%不到3岁,这表明大家庭,尤其是祖父母,承担了抚养孩子的主要负担。

有证据表明,这可能会影响生育。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发布的一项研究表明,父母退休后,其子女的生育率会受到约6 - 9个百分点的积极影响。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冯进表示,由于退休年龄的提高,生育率和中年及以上人群的消费在短期内可能会下降,但从长期来看,随着更多的人工作时间的延长,总体消费将会增加。

但是公众舆论很大程度上反对推迟退休年龄,所以这项政策需要谨慎推出,她说。

让工人们更加担忧的是,公众很少有机会讨论拟议的改革。上一次就延迟退休问题大规模征询公众意见是在九年前,当时有62106名受访者表示反对,2584名受访者表示支持。

他说:“如果我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我希望中国能在老龄化危机爆发前成为一个像欧洲和日本一样拥有良好社会保障的发达国家。”“但现在,我只是担心延长退休,肯定会放弃要两个孩子的想法。”

来源: SCMP
来源网址: https://www.scmp.com/economy/c......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