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杰:绝不能让制造业离开中国,离开就完了
作者: 魏杰,清华大学创新创业与战略系教授、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   编辑: 罗辑   发布: 03/30/2021 08:34

“美国之所以出现经济衰退,出现阶级对立、贸易逆差、财政赤字等问题,原因就是制造业离开了美国,所以中国必须吸取教训。”——魏杰教授在“2021中国实体经济论坛: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上表示,“一定要留住制造业,制造业绝不能离开中国,中国必须要进一步发展制造业,这不仅是中国发展的内在规律,也是我们的重要战略。”

以下为发言实录:

在座的新老朋友非常高兴参加今天的会议。佛山的会我一般愿意来,原因是佛山经济有五个特点,第一个是实体经济为主,第二个是制造业为主,第三个是市场经济为主,第四个是民营经济为主,第五个是自我创新为主,不靠别人。所以这次财经邀请我,我就非常高兴来参加。

我们这次讨论的是关于制造业的问题,所以我也想就制造业谈点自己的想法。我一直认为制造业绝不能离开中国,中国必须要进一步发展制造业,这不仅是中国发展的内在规律,也是我们的重要战略。

最近我们讨论美国经济衰落,我一直认为美国经济走到这一步一个重要原因是制造业离开了美国,制造业离开美国给美国带来三个不能解决的问题,第一个,阶层对立越来越严重,因为美国的中层阶级里面绝大部分跟制造业有关,实际和金融科技有关的极少数,大部分和制造业有关,结果大部分的人收入减少,就业困难,导致内部阶层对立。这次美国的大选,大家票数相比差得多,就反了阶层对立越来越严重。第二个是美国没有制造业,但有消费,那么只好进口,结果美国年年贸易逆差。第三个是大量中产阶级收入减少,就业困难,但发达国家还要搞好的生活,所以政府年年借债,年年财政赤字。美国之所以阶级对立、贸易逆差、财政赤字的原因就是制造业离开了美国,所以中国必须吸取教训,一定要留住制造业,而且要进一步发展制造业。

怎么样发展制造业呢?大致上有几个问题我们要解决。

第一件事就是尽快补短板,完善制造业的产业链供应链。最近到企业调研,企业告诉我最担心是给企业断供,就是包括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断了零部件。为什么断供?因为我们经济存在短板。有调研发现五个短板非常明显,第一个,高端发动机不行,大到飞行发动机小到空气发动机都不行。第二,材料不行,大到飞机轴承钢,小到手机成膜体。第三个数控机床不行,数控机床现在很多零部件仍生产不出来,是靠数据来生产。第四个,生物医药不行,一些常见病例关键的药物我们搞不出来。第五个是信息硬件不行,就是半导体、芯片等等。所以这五个短板严重制约了我们制造业产业链和供应链,别人一动手我就倒下了,所以尽快解决这些短板。

怎么解决?这五个短板是技术问题,所以解决短板的唯一办法,推动自主创新。怎么推动自主创新,我想要做四件事,一个加大资金投入,最起码“十四五”资金投入年增长应该在7%以上。第二个,构造技术创新技术,大规模建设现代化课业科创中心。第三个,修改知识产权制度,让所有参与知识产权的人能享受知识产权的经济收益。第四个,加大基础研究的投入,最起码每年给科技创新投资8%。这四个问题能解决的话才能解决短板的问题,否则中国制造业不能很好地发展。

第二个问题就是要推动制造业的转型升级。目前转型升级有两个重点很迫切,第一个是更绿色,因为“十四五”我们对生态环境的要求越来越严格,这就严格要求企业必须解决绿色问题。第二个是更智能,“十四五”时期我们进入小康社会,年收入大量提高,必然导致企业人力资源成本上升,怎么消化成本上升?唯一的办法,更智能才行。所以更绿色和更智能是我们目前一定要解决的问题,否则我们下一步制造业将遇到更大的困难,这两个压力一定是最大的,一定想办法解决。

第三个问题就是继续深化改革,因为制造背后是企业精神和企业家精神。企业精神是制造业发展的基础和内生动力,如果企业精神发挥不起来的话,制造业发展实际上是很难的。而企业家精神的重要问题给他们一个良好预期,他们预期如果建立不起来的话,我估计中国制造业发展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们还得强调深化改革的问题,改革三个重点,一个市场经济,一个民营经济,一个法治经济。市场经济、民营经济、法治经济是企业的经和企业存在的基础,如果不推动这种改革的话,我估计未来可能很麻烦。许多人对未来预期非常不好,担心市场经济、民营经济、法治经济能否建立起来?没有预期就没有更进一步的投资,你要转型升级投资很重要,大家不愿意投资的话就很难进行发展。

第四件事就是建立稳定的货币金融环境,尤其防止“十四五”时期汇率的大幅度波动,这是个大问题。有企业告诉我最担心人民币升值,因为利润本来很薄,一升值全升没了。国有企业主要进口,民营企业主要是出口,而出口的民营企业最担心人民币升值的问题,最近他们对这个预期非常不稳定,我觉得我们应该要适当搞一个稳定的货币金融环境,尤其防止汇率大幅度波动。我估计未来几年汇率波动是大趋势,因为新冠病毒期间,全世界央行都在发债,美国发得更多,这种大规模的投放必然导致汇率的重新调整,中国要有清醒的认识。

所以我一直主张,金融界认为有三件事不能同时出现,一个是汇率稳定,一个是汇率固定性,一个是资本流入,这三个必须选择才行,我一直主张,一个是汇率稳定,一个是货币的独立性。因为全世界现在的金融体系是美元支撑为体系,以美元阶级为体系这种世界金融支柱,你想想我们一旦放大资本自由流动,肯定完蛋。所以这次刚好碰到这种情况,我们没有完全放开资本自由流动,因此我们可以大量地调整汇率,保证汇率能够使中国企业在出口上获得经营的发展。以我估计现在企业压力很大,如果人民币再继续升值的话就会给出口的制造业影响巨大。我们大湾区出口比例是很高的,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的话,可能会有问题。

制造业不能离开中国,离开中国,中国就完了,怎么保证制造业发展,一定要解决好以上这四个问题,谢谢大家!

来源: 华夏基石e洞察
来源网址: https://mp.weixin.qq.com/s/9qB......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