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民币与美元脱钩会很艰难
作者: David Brown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02/03/2021 09:08

[ 华尔街文摘译 - 原文 SCMP -- 2021年2月3日]

众所周知,中国希望限制对美元的依赖程度,计划“动态优化”其3.2万亿美元的官方储备,以防范不断上升的国际不确定性。中国或许渴望减少其所感知的以美元为基础的经济和政治风险,但这将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中国出口蓬勃发展,海外收入快速增长,外汇储备持续增长。中国必须将其储备资产投资于某个地方,而美国国债似乎仍是最佳选择。随着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退出白宫,以及乔•拜登(Joe Biden)的总统任期为国际稳定提供了更好的前景,美国的政治风险已部分消退。

更重要的是,美国国债市场为中国提供了全球最大、最深、流动性最强的债券市场。如果中国政府希望其海外储备资产获得最佳价值,或许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了。

基金经理的受托责任是在合理的风险预期和尽可能最佳的审慎标准下,使投资组合回报最大化。无论是在私人部门还是公共部门,基金经理仍然需要从他们的投资中获得最大的价值。

对中国来说,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要在全球市场上安全地、高效地配置外汇储备。近年来,中国政府似乎正在减少对美国国债的投资,其持有的美国国债从2013年底1.3万亿美元的峰值下降到2020年底的1万亿美元多一点。这并不是一个戏剧性的转变,但趋势仍然是下降的。

中国外汇储备管理者面临的关键问题是,他们能否通过将资产转移到其它市场,获得更好的价值和更大的保护。

在定价效率和资产买卖时的易动性方面,市场规模必须成为主要考虑因素。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官方外汇的货币构成,外汇储备(COFER)报告,在市场规模方面,美元轻松居首位,占全球货币储备持有量的60.5%,而第二大货币欧元占20.5%。

日元是全球储备持有量的第三大面额,但仍远远落后,仅占6%。 其他货币,如英镑,加元,澳元和瑞士法郎,仍然太小。

将中国的储备资产分散到欧元和日元,意味着放弃收益率,这两种国债的收益率曲线都接近于零或负。

10年期美国国债目前的收益率为1.07%,比同期的欧元国债高出1.6%,比同期的日本国债高出1%。日本的信用风险也更高,政府债务与GDP之比远远超过200%。

欧洲的风险因素也令人担忧,因为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今年将辞去德国总理一职,给欧洲留下了一个重要的政治真空。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明年选举前还面临着来自极右翼国家阵线(前国民阵线)的潜在挑战。政治风险上升的幽灵目前仍是欧元的梦魇。

这似乎不可思议,但拜登可能是北京方面最大的希望,尤其是如果美国政府伸出橄榄枝,一劳永逸地解决贸易摩擦的话。考虑到全球经济的危险状态,提高政治温度不是一个选择,但拜登注重团结,有充分的理由保持乐观。

美国和中国的经济是紧密相连的。中国用贸易顺差来满足美国国内的过度需求。美国国债市场为中国日益增长的储备资产提供了最佳空间。与美元脱钩不是好的答案。

稳定汇率紧张局势、减少市场波动以及确保更好的全球稳定,符合两国的最佳利益。中国希望在未来保持6%以上的增长率,美国希望保持3.5%以上的增长率,那么双方必须有更多的互利点。

海外基金理财可自选固定收益8~9%和各种不同类型投资,有需求的请看对冲基金理财产品

[华尔街文摘首页:wsdigest.com 每日精选24篇,覆盖全球顶级财经媒体, 顶级机构, 一流投资理财必读]

[ APP 下载]

来源: SCMP
来源网址: https://www.scmp.com/comment/o......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