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已不是陈峰说的2000亿净资产的海航,早已资不抵债
作者: 凤凰财经   编辑: 罗辑   发布: 02/03/2021 08:29

海航总部新海航大厦的外观,和其旗下空姐在中国航空公司里的颜值地位相去甚远。它座落在海口最繁华的国兴大道上,有人说这楼像佛祖在双手叠加打坐。但海口人民目光如炬,称它为“阴阳楼”。

陈峰的办公室在这栋楼的第30层。过去几个月,68岁的他比以前更勤勉,每天早上9点钟到办公室,晚上五六点回家。只是他的工作内容,却与海航越来越无关。

他经常在办公室会客。有时是民营企业家,有的是朋友。痴迷佛学的陈峰会给他们讲禅修,讲因果,讲海航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有时候他还会给他们讲课。

容纳了2200名员工的海航总部大楼里,创始人们的元素又一次逐渐被淡化。刚开始,陈峰还会每两周参加一次安全工作例会。到后来,这个例会也基本看不到他身影了。

这一次,他已经很难再回来了。

1月29日,下午五点,海航集团近3000人通过视频参加了一个通气会,与公告同步,所有人得知了海航破产重整的消息。

海航另外两个核心高管,李先华和谭向东比员工稍早知道这个消息。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这两个海航发展史上非常重要的人物,还是百感交集。谭向东的脸灰灰的,早已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李先华表态说:

今天是海航的重生日,是我们海航发展史上的里程碑。

这个二十分钟的会,正式宣告中国商业史上最大冒险的结束,及缔造这场冒险的海航老股东们的出局。

作为创始人的陈峰没有参加这个会。他是通过电话知道这件事的。电话那头的他还在说:

我刚跟罗斯柴尔德家族沟通过,他们愿意出几百亿美金救海航。

【1】

2016年1月,海航在海口做了个盛典,庆祝首次跻身世界五百强。通稿说这家一千万起家的地方航空公司,成为当时“世界上扩张最快最稳健的企业之一”。

陈峰和王健在台上即兴演了一段双簧。幼时在北京天桥学过说书的陈老板,一开口就是老影帝。他在台上揶揄说:

有人说我跟王总不和?

两个老板的较量,自2012年开始就有了。陈王两位老板演的“君臣和谐”,台下员工当然都听得懂。大家配合地大笑,当成这真是一个段子。不管是台上,还是台下,大家都演了一出戏。这种名场面,用王朔写过的一句台词说就是:

社会,就是一帮人在那儿装呢。

两个人并没有装太久。因为日月广场一个工程,他们的平衡在这一年被打破。2016年10月,海航实业高管签发了一份《阳光宣言》,矛盾被公开化。旷日持久的内斗结果,是陈老板被架空、淡出经营管理,一大批干部被清洗和处罚。

就算没有《阳光宣言》事件,在王老板意外去世的2018年7月3日之前,很长一段时间,这家中国最神秘公司的舵手,一直也是王老板。在他带领下,海航走上了云雾不解的激进并购之路,总资产和营收在短短几年内实现了大跃进。

王健版的海航有两大特点。一个是拼命买买买,吃得很大很胖;另外一个就是拼命往国外发展、转移。

2015年前后,海航成为全球最激进和瞩目的国际买家。王老板手一挥,一群青年军走出海岛,三千亿人民币撒向海外,英迈、希尔顿酒店和德意志银行等名企纷纷被海航收入囊中。

海航总资产也从2015年年末的四千多亿,暴增至2017年年末的1.3万亿,五百强排名在2017年升至170位。在中国民营企业排行里,也仅次于华为。

2016年年底,海航又在海口做了个庆典。明星和领导汇聚海岛,气氛到达了巅峰。海航修改了自己的小目标:

2025年进入世界五百强前十名,总资产超过30万亿。

一家地方航空公司,张开就来30万亿。那一年,中国的GDP才74万亿。

王健想买出一个世界巨头。当时国内信贷充沛,海航的银行授信多到不知道买啥,这件事看上去非常正确——用国内便宜的钱抄底海外优质资产。但这件事有三个前提:

他们有人才储备能管好收来的公司;

经营性现金流能够覆盖利息支出和一部分本金偿还;

国内信贷环境支持他们借新还旧。

国外也有靠买买买做大的公司。思科把跟它相关的企业买来后,把工厂制造都抛掉,只保留研发和营销。这样既能管理、又可以实现资产增值。这让思科过去十几年保持了高增长。

王健眼光不错,买了不少好资产。但这家航空公司的底蕴不足以支撑这么一家五百强公司。他买的东西自己不太懂,很难通过持续管理和经营增值。都8012年了,他还手持佛珠,希望通过一些类似于同仁十条的鸡汤,去管理一家跨国公司。

在2016年年底庆典的同时,海航资金链已经很紧了。新海航大厦里,财务部每晚都在加班倒头寸。工作组进来后发现,海航系2300家公司的历史账务往来,高达上万亿。

外人也早看出海航不同寻常的迹象。一位海口官员跟我说,他曾提醒海航一位创始人:

这样子折腾,海航三年不出事,五年必出事。

但内部歌舞升平之下,已经没几个人听得进去了。大家关心的是如何取悦老板。每年王老板12月份过生日时,海航高管们会提前一个月在全球采购生日礼物,大家最后只拼一件事:

看谁能在生日那天,有面子拿着礼物走进老板的家门。

【2】

过去两年,我问过很多朋友一个问题:

如果王健没有发生意外,海航结局会不会更好一些?

这个问题我问过很多海航高管,也问过一些官员。不同的人给的答案,都不尽相同。

当然,历史也没有如果。

2017年年底,同样信佛的王健带了尊金佛去南极,在南极点王健对着佛像许了愿:愿世界和平,国家强盛,海航强大。

在那之前的半年,银监会点名了海航、万达、复星等几家民企。借旧还新的游戏骤停,几千亿债务呼啸而来,海航兵败如山倒。

世界五百强海航开始发不出工资了。到了那年12月,他们给银监会发函,表示海航有可能发生系统性风险。海航开始了一系列挥泪大甩卖。从海口大英山CBD到香港办公楼和地块,再到纽约、伦敦、芝加哥等地的众多物业,均被相继出售。

不过和万达王老板的卖卖卖相比,海航的王老板来得太不坚决。

生死一线时,无数人找王健建议把香港启德机场的地块卖掉,都被骂了回去。王老板说:

你们这帮败家子!都卖完了,我们将来怎么办!

王健总觉得2018年行情不好,卖一个赔一个。或许他还心存侥幸,早些年他给高管送过一本书,名字叫做《大而不倒》。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美团王兴的话,竟然一语成谶:

2018年已经是最好的一年。

在2018年如果卖瑞士国际空港服务公司,还能卖个好价格。两年后,光这块资产就缩水了一大半。

不仅是瑞士国际空港服务公司。海航大部分境内外资产价值当时都在高点。如果壮士断腕,迅速抛掉,海航还有很大机会活下来。但王老板不愿接受这个败局,无米下锅了,他还没有终止对当当网 75 亿元的大收购。

去世前三个月。王健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的采访,他说:

做企业很难,好也不行,坏也不行。好,有人来抢你,坏,有人害你。别人来害你、抢你。你给不给?你告诉我怎么办?

《西游记》唐僧这么虔诚的人,西游路上好几次不想去了,他老和悟空抱怨说走了这么久,啥时候能到灵山,孙悟空说你这么走下去从小到老也到不了,只要你见性志诚,念念回首处,即是灵山。

去世前一星期。海航高管从海口去香港找他汇报工作。因为一件事,王健已经呆香港几年了。这可能也是他在海外买买买和排挤陈峰的部分原因。因为有不安全感。

那位高管说,过去吃饭时王健都是滔滔不绝。那几天,问什么他就答什么,脸上没有太多表情,有点木讷。仿佛身体什么东西被抽走一样。他应该感觉大势已去,他的海航梦、他的终极目标,都完了。

命运真残酷。它用最严苛的办法成就你,也给你一个最严苛的结局。

【3】

王老板身后,是一家在坏消息中摇摇欲坠的500强。

2018年下半年,陈峰重新出山。重新成为“核心”的陈老板,开会都掩饰不了自己过去几年被架空、被排挤的怨气:

你们现在对我前呼后拥,马屁拍得好,以前在哪?

海航又迎来一轮“整肃”。200多个王健的青年军们被清洗,危机中的公司又迎来动荡。老团队分崩离析,新官又不理旧账。很多问题没有改善,反而变得更难解决。

早些年,陈峰说海航为了避免被三大国有航空公司兼并,要通过收购兼并壮大规模。海航开始沿着航空产业链展开,但后来摊子越铺越大。王健死后,陈峰总结说,22个大行业,海航进入了 12个,涉足44个细分行业。

监管层们希望海航加快剥离其他板块业务,处置海内外非主业资产,回归到航空主业上来。那时陈峰也反复说,不要高估自己,海航就是卖票的命。

有关部门也给了海航自救的机会。2018年,银行继续给了海航400亿贷款。但内有判断失误、高管内耗,外部环境也急转之下,海航的状况并没有什么改善。

在2019年年底,被海水淹到嗓子里的海航,终于找到块石头踮起脚,吸上口空气。陈峰做了一个新年献词,说2020年是化解流动性危机的风险的决胜之年,他还号称:

过去一年,海航配合相关单位摸清了家底。

两个月后,海航一头撞上2020年新冠疫情。单一的航空模式,国航、东航、东航都出现了巨亏,更不要说摇摇欲坠的海航。

2018年,海航的缺口可能只有四五百亿。两年之后,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缺口,陈峰没有给出明确答案。政府和债权人原已脆弱的信任,旋即崩盘。

作为海航法人代表,陈峰身背了7份限高令。他连海航自己的飞机,都坐不了了。

【4】

海航自救失败后,去年2月29日,工作组进驻了海航。

他们发现这是一家几近崩溃的公司:所有资产被质押了,海航已经卖无可卖了;部分员工数月没发工资,管理层和员工士气低落,完全沉沦在方向失控的混沌中;监管部门和债权人也看不到任何希望。

这家飞机每天都在天上飞的公司,不仅交不起航油费,甚至无力更新航材,导致飞机停飞。

进驻四个月后,工作组才想办法把所有欠薪发放完毕。他们同时联合央行、银保监会和债权方,研究海航的风险化解方案。总资产过万亿的海航如果处置不当,风险巨大。

航空界给海航的称号是神秘“八爪鱼”。工作组进驻前,没人知道这条八爪鱼究竟有多大,包括陈峰。为了摸清楚海航系旗下2300家公司真实家底,他们把海航集团数百名财务骨干,都喊回来集中工作,如实交出家底。终于把海航系所有资产捋清楚了。他们发现:

海航已不是陈峰说的2000亿净资产的海航,早已资不抵债了。

接着就是持续几个月和监管部门、部委、债权人和股东们沟通、吵架,争取。然后就是1月29日那天,破产重整公告的出台。

看到海航破产重整消息后,经常来我煎饼摊买饼的一位包姓朋友,就天天担心自己的一百个海航积分怎么办。

我曾关注过很多企业的破产重组。对于现在的海航来说,破产重整并没有那么可怕,相反,这可能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了。

简单的说,破产重整就是把各种各样到处打散架的债权人,集中到一个屋子里头。大家打一个群架,然后坐下来谈,怎么一起挽回损失。

开完会之后,工作组组长顾刚发了一封给海航员工的家书:我们这么辛苦制定的方案,目的不是破产,而是重整。他同时还感叹:

这么好的一个集团,怎么就走到了今天?

通报会之后,有人跟谭向东开玩笑说:

当年买买买,大家都追在您屁股后面求你借钱时,会想到这一天吗?

没有人想得到。海航曾经那么接近中国民营企业的巅峰,陈峰曾经是中国商业教父一般的人物。现在,他的诉求是在新海航大厦保留一间办公室。

1月29日那天,除了海航,同时发布重组消息或者进展的,还有方正、雨润,华夏幸福和泛海。也是同一天,赖小民被执行死刑。

一个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就这样成了历史的一个分母。

有一段时间,网络曾经有个讨论,说90年代的货车“倒车,请注意”,和计算器里的“归归归零”的女声,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从小就喜欢冷酷女孩的你包叔说,倒车和归零的冰冷声音,曾经一度令他痴迷。在没有女朋友的日子里,得力计算器的AC键(All Clean)都快被他按秃噜皮了。

不管屏幕上有多少个数字,一旦按了AC键,“归归归零”就不可避免。

海外基金理财可自选固定收益8~9%和各种不同类型投资,有需求的请看对冲基金理财产品

[华尔街文摘首页:wsdigest.com 每日精选24篇,覆盖全球顶级财经媒体, 顶级机构, 一流投资理财必读]

[ APP 下载]

来源: 凤凰财经
来源网址: https://news.ifeng.com/c/83XTN......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