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被科技巨头封禁引发争议的三个重要问题
作者: BBC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01/17/2021 08:09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四年任期即将结束,行政班子交接摆上美国政治最大议程之时,美国最高权力机构——国会1月6日被特朗普总统的支持者围攻后,社交媒体巨头公司推特Twitter宣布,“永久封禁”特朗普。

至此,在四年内发出36000多个推特信息,有8800万粉丝的特朗普,在他最喜欢的社交平台上,被关上了麦克风。

推特公司解释说,彻底永久封禁特朗普的原因是他“有进一步煽动暴力的危险”,违反了推特平台禁止美化暴力的规定。

紧接推特之后,脸书(Facebook)和YouTube也采取了措施,禁止特朗普在它们的社交平台上发言;巨头科技公司谷歌(Google)、苹果(Apple)和亚马逊(Amazon)则下架了特朗普支持者广泛使用的应用程式Parler,停止为Parler提供相关网络服务。

国会大厦遭遇暴力冲击,政治震荡在美国至今余波未了的同时,科技巨头对特朗普下达禁令则在全世界范围引发言论自由以及监管的大辩论。BBC中文为您梳理这场辩论中提出的三个重大问题。

私企有权审查限制言论吗?

美国几大巨头社交网络平台和科技公司对特朗普的封禁令,引发的最直接问题是:这么做对吗?

如果特朗普作为位高权重的世界第一大国的民选总统,都能被私营企业一声令下断了言路,那么普通人的言论自由如何得以保障?

推特永久禁封特朗普之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发言人表示:推特对特朗普的言论发出警告是正确的,但是彻底封杀却“有问题”。

默克尔透过发言人斯特芬·塞伯特(Steffen Seibert) 表示:“自由表达意见是极为重要的根本权利”,任何对言论自由的限制应该由法律来决定,而不是由私人公司决定。

德国也有其他政界人士认同默克尔的担心,认为某个公司的总裁可以阻断国家领导人向成千上万民众喊话的渠道,是有问题的。他们警告这些社交媒体不应该有如此的权力,国家应该制定相应的监管法律。

法国多名重量级政界人士对推特公司的决定表示震惊。他们认为对网络平台的管理是国家和司法机构的责任,如果说特朗普的言论威胁了美国的民主,那么网络平台巨头公司对特朗普的封禁也同样对美国和民主构成威胁。

在反对推特的声音中,还包括俄罗斯反对派领袖阿列克西·纳瓦利内( Alexei Navalny)。他在推特上发言表示:我认为对特朗普的封禁是言论审查行为,是不能接受的。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则表示,有关社交媒体公司在言论管理上的界限,需要有一个“开诚布公的对话”。他说,对这些公司的地位,已经开始了一场辩论。

面对外界的批评和质疑, 推特总裁杰克·多西(Jack Dorsey)回应说,封禁特朗普虽然“正确”,但也“非常危险”。

他在推特上表示:“一个公司做出商业决定进行审核与政府删除帐号不同,但感觉上却基本相同。”

社交媒体是媒体吗?

从欧洲国家政界人士的表态来看,风靡全世界的几大美国社交媒体本次封禁总统特朗普的行动,也把这些互联网公司多年来的无监管状态推到了临界点。

实际上,美国当局有意将这些科技公司纳入监管体系早就已经在筹划之中。无论是即将卸任的总统特朗普还是即将就职的拜登,都表示过要修改科技公司长期以来的法律免责护身符“230条款”(Section230)。

2020年10月底,推特、脸书和谷歌三大公司的总裁在美国参议院商务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就互联网平台上管控内容、用户发布内容责任以及是否应该修订“230条款”等问题接受质询。

“230条款”是美国1996年通信规范法(the 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 1996)中的一条,被视为保护言论自由和互联网创新活力的“保护伞”。

这一条款规定互联网服务供应商不必为用户发布的内容负责,界定它们不是信息的“发布者或发言者”(publisher or speaker) , 同时又给予社交媒体平台审查用户发布内容的自由。

然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社交媒体的广泛使用,不是信息“发布者”的社交媒体实际上时刻面对内容编辑层面的大是大非问题,难以推卸自身必须监管虚假信息的道义和社会责任。

在2019-2020年担任英国数码、文化、媒体和体育事务大臣的保守党议员妮基·摩根(Nicky Morgan)向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推特对特朗普的永久禁封的确是一件大事,“它消除了对社交媒体其实就是(信息)发布者的最后疑虑,也就是说它们对发布在自身平台频道上的内容有责任,它们并不像自己一直以来所辩解的那样只是一个平台。有意思的是,这个决定是推特自己做出来的。”

摩根预计,在推特这个决定之后,英国以及其他地方都将开始推进对社交媒体的监管工作。

为何监管社交媒体?

本次舆论、公众和政界人士对管控社交媒体的巨头科技公司封禁特朗普不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公司一直等到特朗普临近卸任之时才采取行动。

澳大利亚专栏作家兼律师詹内特·阿尔布雷森(Janet Albrechtsen)在《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上刊登的评论文章呼吁将推特和其他公司视为信息发布者。

她写道:“四年以来,推特和其他公司漠视他(特朗普)在它们平台上的煽动性言论。与魔鬼打交道很好地服务了它们自己的商业利益,为这些公司带来了更大的权力、影响力和财富。只是现在,推特知道特朗普即将离任,又热衷于讨好华盛顿的新任统治者,这才按下了审查按钮。”

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法学教授丹尼尔·斯特恩(Danielle Citron)向BBC《媒体秀》节目(The Media Show)表示,社交平台早就应该采取行动,但“不幸的是,所有行动都是公关决定”。

“的确是很糟糕的公关行动,但是它们白纸黑字写明的政策是,如果对公众利益有坏处,那么官员或公共人物的账户就就会被删除。在过去八个月或更长的时间里让特朗普继续留在推特对公众利益是有坏处的。”

还有评论认为,几大科技巨头下架特朗普支持者广泛使用的应用程式Parler,恰好显示了这些公司造成的巨大垄断风险,对言论自由造成重大伤害,其中包括美国记者、律师兼著名作家格兰·格林沃德(Glenn Greenwald)。

他认为,“过去三个月,科技巨头们为了操纵美国政治,审查政治言论和新闻,禁止对拜登家族的报道,将总统言论封禁,消灭一个新的竞争对手。而美国的自由主义者们,几乎一致欢呼庆祝。”

他写道,“硅谷的垄断势力在一场大秀中摧毁了Parler”。

他向BBC解释说,“三个月以前,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发出了一份长达450页的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四家硅谷公司亚马逊、苹果、谷歌和脸书拥有经典的垄断势力,并用非法、反竞争的方式使用垄断手段,打击摧毁任何潜在的竞争。特别提到的一个方法,就是苹果和谷歌对应用商店的控制,所有手机用户,无论是安卓系统还是苹果手机,他们都能控制手机用户使用和下载哪个应用。”

英国伦敦学院大学(UCL)的政治学副教授杰弗里·霍华德博士(Dr Jeffrey Howard)在BBC的采访中说,本次社交媒体平台的确承认了自身“有道义责任对危险内容采取行动。它们这么做是正确的。”

“社交媒体平台现在认识到,言论自由固然非常宝贵,但也有限度。如果平台对危险言论不采取行动,紧接着就会有道义上的复杂情况出现。但是在一个平台上对公民发出永久禁令,这却让人不安,原因是这些平台并不仅仅是商业公司在提供服务,它们还是公民社团主要的基础设施,是新形式的公共广场。”

霍华德说,“虽然它们是私营的商业公司,但它们仍然有极为重要的公共责任。”

就在美国国会骚乱发生之前的2020年年底,英国有55年历史的媒体行业杂志《新闻公报》(Press Gazette)发表了一份英语世界新闻媒体公司排行榜,根据公司收入排出了前50名。

其中谷歌母公司Alphabet、脸书和苹果公司名列前三位,将传统媒体公司远远抛在身后。

该杂志写道:排在前十名的这些公司没有任何一家自称是新闻公司,它们的重点是社交媒体、科技、娱乐或者电讯。

海外基金理财可自选固定收益8~9%和各种不同类型投资,有需求的请看对冲基金理财产品

[华尔街文摘首页:wsdigest.com 每日精选24篇,覆盖全球顶级财经媒体, 顶级机构, 一流投资理财必读]

[ APP 下载]

来源: BBC
来源网址: https://www.bbc.com/zhongwen/s......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