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限制重击澳大利亚海鲜市场
作者: Amanda Lee in Beijing and Su-Lin Tan   编辑: Stella Su   发布: 12/04/2020 08:35

[ 华尔街文摘译 - 原文 SCMP -- 2020年12月4日]

在北京热闹的三元里市场,几只澳大利亚岩龙虾在水族箱里游来游去,小贩们在做最后的努力,推销这种正在迅速从中国菜单上消失的甲壳动物。

“我们正在出售剩余的库存,如果你现在不买,你很快就买不到它们,”一名摊贩说。他补充说,他也有冷冻龙虾,但活龙虾最珍贵,尤其是在庆祝宴会上。

这个以进口海鲜闻名的市场里的另一名商人说,她从当地进口商那里得到了有关澳大利亚活岩龙虾供应的复杂信号。

她说:“目前还不清楚我们是否能在未来几周内拿到这些东西……没有保证。”

上月,在一场已持续7个多月的外交纠纷中,中国非正式地禁止进口澳大利亚龙虾。从表面上看,上海方面推迟了澳大利亚龙虾的装运,原因是加大了进口检查力度,导致活龙虾在当地机场检疫期间死亡。

在这种不确定性的影响下,三元里市场的商贩开始储备来自波士顿的龙虾,作为澳大利亚龙虾的替代品。过去10年,澳大利亚龙虾一直是婚宴和派对上的主食。

“一些顾客很失望,”三元里海鲜店的一位店主说。他还说,澳大利亚岩龙虾通常是蒸熟后放在大盘子里上桌的,被认为是一种奢侈品。“在北京,他们邀请客人吃饭时喜欢吃澳大利亚龙虾。你看,它们很大,放在餐桌上很好看。”

在两国不断升级的争端中,澳大利亚龙虾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澳大利亚的煤炭、铜、糖、原木、大麦和葡萄酒也被封锁,尽管中国从未正式宣布这些禁令。

然而,在11月期间,中国在发运的原木中发现了害虫,并表示澳大利亚发运的煤炭未达到环境标准。

2015年,中澳自贸协定签署后,中国将关税降至零,澳大利亚龙虾在中国名声大噪。在禁令颁布之前,超过90%的澳大利亚大龙虾都出口到中国,每年在中国的市场价值约为7.5亿澳元(5.537亿美元)。

中国零售商告诉《南华早报》,作为澳大利亚最有价值的渔业出口产品,贝类因其坚硬的质地和更咸、更有鱼腥味而广受欢迎。因此,活的澳大利亚岩龙虾的价格是波士顿龙虾的三倍。

但悉尼一位向上海餐馆销售活龙虾的出口商表示,对澳大利亚企业来说,这个曾经利润丰厚的市场已经不复存在。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出口商表示,目前澳大利亚活龙虾的价格约为每公斤30美元,较往年节日时每公斤100美元的正常价格下降了近70%。

来自中国的需求通常在10月至3月之间达到峰值,这段时间是庆祝国庆和至关重要的春节期间。

但随着今年龙虾供应减少,需求也相应做出了反应,消费者开始转向其他国家的龙虾。除了来自中国的需求外,当地需求在圣诞节等庆典期间达到峰值时,龙虾的价格也会上涨。

“在中国,你现在可以买到来自世界各地的龙虾,所以人们不仅可以买到来自波士顿的龙虾,还可以买到来自古巴、新西兰、加勒比、南非和莫桑比克的龙虾,”这位出口商说。

他补充说,对龙虾的需求是有弹性的,这不仅是因为可供选择的品种,还因为它是一种可自由选择的商品。

“当你把煮熟的龙虾放在盘子里时,没有多少人知道两种龙虾的区别,”他说。“龙虾是一种奢侈的食物,在婚礼和宴会上都令人垂涎,但中国食客每天都可以不吃。”

三元里市场的店主同意这一说法,他们说,澳大利亚龙虾的损失对他们的生意并不是一个重大打击,因为他们有很多其他海鲜可以卖。

北京商业区的一些餐馆已经开始从菜单上撤下这种甲壳类动物。

北京朝阳区一家海鲜餐厅的女服务员说:“我们现在提供三分之一折扣的澳大利亚大龙虾。”

“我不知道在开价期过后,我们是否还能进货,(但)如果你还没试过的话,我推荐我们的阿拉斯加王蟹。”它们也很受欢迎。”

虽然当地供应商正在寻找替代品,但要判断他们是否填补了澳大利亚出口被禁止后留下的空白还为时过早。由于冠状病毒限制令全球贸易陷入混乱,出口数据也模糊不清。

中国今年已多次暂停海产品进口,并收紧了Covid-19检测,以防止包装上的冠状病毒传播。上个月,当局对进口食品实施了“全覆盖”检测和消毒,进一步扰乱了冷链物流。

新西兰岩龙虾产业协会(New Zealand Rock Lobster Industry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马克•爱德华兹(Mark Edwards)表示,在澳大利亚于11月6日实施禁令后,新西兰龙虾出口并未出现增长,尽管在疫情造成的放缓之后,该行业经历了一个“合理的11月”。

尽管如此,新西兰贸易与企业国际商业发展机构(New Zealand Trade & Enterprise)最近表示,对中国的海产品出口前景仍然乐观。新西兰约35%的海鲜出口到中国。

加拿大龙虾理事会(Lobster Council of Canada)表示,由于无法获得上月的数据,它无法证实对澳大利亚龙虾的禁令是否有助于出口。澳大利亚是其直接竞争对手。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各出口商也在继续适应不断变化的贸易环境。

“由于最近的禁令,一些中国进口商和分销商在接受或购买任何澳大利亚品牌和产品方面犹豫不决,”悉尼贸易和投资咨询公司China and Beyond的执行董事Sara Cheng表示。

“一些在中国市场尚未成功的澳大利亚中小企业也决定退出。”

但她说,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厌恶风险,许多大品牌和新进入者认为,在竞争对手较少的情况下,这是一个进入市场的良机。

在澳大利亚龙虾出口商艰难应对业务损失之际,随着当地龙虾价格在圣诞节前大幅下跌,澳大利亚本土的食客可能会成为大赢家。

Ferguson Australia是上月在上海被扣留的澳大利亚南岩龙虾的主要供应商。该公司本周与当地一家超市合作,为当地买家提供每公斤50澳元(合37美元)的贝类折扣。

该公司董事总经理安德鲁•弗格森(Andrew Ferguson)表示,尽管不像中国那样利润丰厚,但本土市场已经弥补了禁令造成的部分损失。

他说,当地渔民已经开始控制捕鱼量——这也促进了更可持续的捕鱼——与此同时,捕鱼业也逐渐向其他市场多元化。

弗格森表示:“与中国没有更好的贸易关系,这令人失望。”“我们深表遗憾,中国人也很友好,我们希望与中国做生意。”

海外基金理财可自选固定收益8~9%和各种不同类型投资,有需求的请看对冲基金理财产品

[华尔街文摘首页:wsdigest.com 每日精选24篇,覆盖全球顶级财经媒体, 顶级机构, 一流投资理财必读]

[ APP 下载]

来源: SCMP
来源网址: https://www.scmp.com/economy/c......
欢迎在下面自由发表评论, 无需注册:
您的名字或昵称: